78岁“老支书”黄德府:党员服务群众应是“终身制”

   |    2016年8月4日  |   每日头条  |    评论已关闭  |    54

  新华社昆明8月4日电 题:78岁“老支书”黄德府:党员服务群众应是“终身制”

  新华社记者侯文坤、丁怡全

  十年前,已经退休的他不顾家人反对,当起了一生所任职务中最小的“官”;十年来,他不怕苦、不怕累的“老黄牛”精神,为基层共产党员树起了一面旗帜。

  他说:“干部不搞终身制,但党员服务群众应是终身制。”

  他,就是云南省盐津县中和镇艾田社区78岁的党总支书记黄德府。

  退而不休,“老黄牛”担任“小村官”

  “乡亲们,雨太大了,大家快向地势高的地方转移!”今年7月5日晚,云南省盐津县中和镇艾田社区突降大雨,一时间,山洪暴涨,社区整条街被水淹没。暴雨中,一位老人趟着一地泥水,提着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地指挥群众转移。他跑了3公里,也喊了3公里。

  这位提着喇叭喊话的老人就是黄德府。这次暴雨洪涝中,艾田社区300多户群众住房不同程度受损,但仅有1人轻伤。社区群众说,这多亏了黄德府及时疏散群众,但他却没能顾得上自己被淹的家。

  老人中等个子,面庞瘦削,头发花白,虽然年近耄耋,但精神矍铄,声如洪钟,走起路来大步流星。在艾田,大家习惯叫他“老支书”。

  干过乡镇党委书记、当过县乡镇企业局的局长,2001年,黄德府退休后回到家乡艾田乡准备安度晚年。2006年艾田撤乡并入中和镇,由乡变为社区,群众思想波动,社区工作难开展……黄德府作为退休干部,本可赋闲在家,但面对党和群众的需要,他又毫不犹豫地挑起了艾田社区党总支书记这个重担。

  “一开始家人都反对,觉得既然退休了就该好好休息,我就召集家里的‘临时党员会’,做他们工作。”黄德府说,“‘官’退了,但党员不能休,趁自己干得动时,多为乡亲做点事。”

  就这样,黄德府当起了一生所任职务中最小的“官”。

  当“支书”3600多天,走村入户1800多天

  “把社区建设得更繁荣、更和谐,让社区居民生活更加快乐、更幸福”“面对面才能心贴心”“沉下去与走马观花大不一样”“只有重心下沉,工作才能做到群众心坎上”……这是他写在记事本上的几句话。多年来,黄德府记日记的习惯一直没丢。

  艾田社区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社区,基础设施差,群众收入低。为了解农户需要什么,社区能做什么,黄德府当“支书”的这3600多天里,有1800多天都花在走村入户上。

  每次入户,黄德府还习惯背个斜挎包,里面揣着起子、剪刀、胶布、记事本等物件。“这样碰到哪家需要帮忙,随时能搭把手。”

  当地的老百姓都说,“老支书”是个“闲不住”的人。这十年,黄德府到底替群众办了多少件事,艾田社区的人一下子也数不过来:硬化集镇街道、安装有线电视、修通村组公路、兴办幼儿园、架设人行便桥、开凿水渠、修建耕作道、扶贫助学……

  “回到村里干活不图钱,就希望能帮着群众解决实际困难。”黄德府说。

  为了让群众更快走上富裕的快车道,黄德府还很“前卫”地领着乡亲们搞起了乡村生态旅游产业,栽种了1400亩李子、2400亩核桃、220亩桃子。从选购秧苗到投入栽种,再到田间管护,黄德府也是边学边带,边带边学。为此,他没少看农业技术类的书和资料。

  在黄德府这头“老黄牛”的带动下,艾田社区的人均年纯收入从2006年的2450元增长到了2014年的5466元。

  官越当越小,群众却离不了

  黄德府告诉记者,自己是有退休金保障生活的,所以现在的“工资”他从未领过。他让工作人员把自己的那笔收入全部用于社区的扶贫和做其他各项公益事业。换句话说,当这个社区党总支书记,黄德府就是在“义务劳动”。

  今年社区换届,黄德府又被群众选为党总支书记,开始他在社区的第四届任期。“年龄是大了点,但我还得接着带领村民脱贫致富呢。”黄德府说。他掰着手指头数自己接下来要干的事:社区还有4个村小组的公路没有硬化、生态旅游还能做更大、环保污水处理得做到位……

  “他把群众的冷暖总是挂在心头,他说退休了,还能为群众做点事,这也是在享受晚年生活。”中和镇驻艾田社区扶贫工作队队员王莉说,“老支书”的举动给人们很大触动。

  经过黄德府的“积极经营”,社区两委班子“懒、软、散”现象也成为历史。如今,一个能吃苦、能奉献、能工作的团队已经成型。

  黄德府办公室墙上挂着这样一副对联:“立党为公为国争荣国不富强羞作人民公仆,执政为民与民分忧民不兴盛耻为国家主人。”他说,这是他写给自己的,也是给所有党员干部的。

  新华社合肥7月27日电 题:老党员王能珍:用生命践行“不忘初心”

  新华社记者 周畅、杨玉华

  连日的暴雨已经停歇,一度洪水险情告急的安徽省芜湖县湾沚镇桃园村,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可是,被称为桃园村濮阳圩“守护神”的王能珍,却在击退洪魔后,再也没能回来。

  “那里的防汛,缺不了我!”

  6月下旬,位于长江南岸的芜湖全域防汛抗洪形势严峻。到宁波探望儿孙的王能珍,得知由于连续强降雨,导致家乡濮阳圩内涝严重,这名1973年入党的老党员坐不住了。

  王能珍牵挂的濮阳圩,不仅是桃园村的安全屏障,还关系着芜湖县内经济开发区的安危。自1976年从海军某部退役后,30多年来,每到汛期,水性好的王能珍都主动参与,排除险情难以计数,被村民称为濮阳圩的“守护神”。

  “我要回濮阳圩,那里的防汛,缺不了我!”王能珍对儿子王成元说。6月28日,王能珍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就奔往宁波汽车站。

  “我让他等等再下去,可是他说来不及,就潜进了水里,再也没出来。”村民袁明新清晰地记得王能珍牺牲的那一幕。

  袁明新回忆,7月7日下午,刚刚结束一处管涌抢险的他们正一起往回走,突然,王能珍放慢了脚步,他看到旁边有一处斗门漏水。因为不停有水往下灌,河水在防水布上形成了一个砂锅大小的漩涡。

  这时,王能珍一跃跳入水中,先后两次潜入查探。

  第一次潜水2分钟左右,王能珍浮出水面大声喊:“这底下有个漏!你们给我几袋土,必须赶快补,不然洞会越来越大!”

  说完,王能珍抱着一袋土又潜入水中,2分钟、3分钟、4分钟……

  “情况不对!”袁明新招呼大家一起拽岸边的防水布,发现拽上来的王能珍脸色一片乌青,嘴巴、耳朵里都是污泥。

  最终,王能珍因抢救无效牺牲。

  9天9夜,他将最后的生命奉献给抗洪

  如果不是提前返乡抗洪,今年61岁的王能珍,此时应享受着属于他的天伦之乐。然而,小幸福更需要大平安。

  从6月28日义无反顾回乡抗洪到7月7日不幸牺牲,王能珍生命最后的9天9夜,都战斗在保卫家园平安的抗洪大堤上。

  桃园村党总支书记梁文友回忆,在王能珍牺牲的前几天,总能看到拖着锹、光着脚走在堤坝上的他,“因为一直在下雨,穿上胶鞋容易陷到泥里,只有光脚走才能快些”。

  梁文友还记得,王能珍胃不好,生前见到他时,他常常捂着肚子、弓着腰在走路。“其实,王能珍这样的年纪,不能要求他到一线抢险。可是每次抢险,他都冲在最前面。”梁文友说。

  7月7日上午,王能珍得知河堤上出现管涌,扛着铁锹就来了。起初是几个年轻人在水里堵漏,两个多小时过去,管涌处的漩涡越来越大。王能珍觉得不能再拖,扔掉铁锹,一把脱掉衬衣说:“还是我来吧,这里我熟悉。”

  此时,洪水快要淹没河堤,水深至少4米。王能珍一个猛子扎下去找到了管涌位置。村民将装好的土袋递给王能珍,他抱着土袋又潜入水中。

  出水、扛土袋、潜水、堵漏……就这样,王能珍先后潜水20多次,终于成功堵住了管涌。

  其间,村里送来了盒饭,曾经做过五分之四胃切除手术的王能珍,只吃了一半。他把剩下的盒饭用衣服包好,说:“等一会忙完,我再吃一口。”

  可是这一口,他却再也没能吃上。

  “早知道这样,不管父亲在哪,我都要去见他最后一面。”女儿王志萍听说父亲从宁波回来抗洪,便从镇上回老家探望多次,可每次家中都是大门紧锁。打电话问,父亲总说在圩堤上回不来。直到父亲离世,她都未能见上一面。

  不忘初心,“共产党员户”让他引以为傲

  在认识王能珍的人看来,党员,是王能珍身上最醒目的烙印。因为他总说:“我是党员,要冲在前面。”

  战友徐道清回忆,1972年,他和王能珍一起入伍,在部队里,王能珍一直把“雷锋战士”作为自己的榜样。入伍第一年,王能珍就让徐道清和他一起递交入党申请书,成为他们所在连队第一批入党的同志。

  75岁的村民徐金水记得,1985年的冬天,是王能珍跳入刺骨的河水中将自己的女儿救上岸;五保老人周明贵记得,当他家翻修危房时,是王能珍义务帮他家干了木工的活;村民刘如玉家、郑大强家失火,铜锣一响,王能珍就冲出去救火……

  “做人,绝不能只想着自己!”王能珍的儿子王成元说,父亲生前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一直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和子女。每当他们面临上学、入党等重要阶段,王能珍都鼓励他们,为祖国做更大的贡献。

  在王能珍的影响下,儿女全都入了党。家门上挂着的“共产党员户”红色牌子,一直让王能珍引以为傲。儿子王成元还在大学毕业后加入了海军,更让王能珍逢人便“炫耀”自己家里出了两个海军。

  王志萍在收拾父亲遗物时,发现了他收藏的5个“红本”——那是王能珍入党40多年来历次修改的各个版本党章,每一本都因多次翻阅而显破旧。

  “父亲生前一直说是党员就要冲在前面,人要活得有意义有价值。他用生命证明,他做到了。”站在公墓前,王成元悲痛却崇敬万分。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