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tm和支付宝走了相反的路 却都想做普惠金融

   |    2016年8月3日  |   IT科技, 生物技术  |    评论已关闭  |    60

  第一财经科技 关健

  滴,这个声音出现在日常生活场景中的频率越来越高,不管你身在何处。金融城上海,在全家便利店买完早餐,收银员拿扫码枪对着手机上的二维码读取,滴一声,钱从用户的支付宝账户里划走。

  离开上海往西南方向5000公里,是印度最大的金融城市孟买。这里的市民在街边店买咖啡时,也拿出手机,打开“印度版支付宝”Paytm付款。与上海不同,当地的商店没有扫码枪,用户是用手机扫商户的付款码。

  再从孟买到世界金融中心纽约。这里的人在街边店更喜欢直接刷信用卡,或者用ApplePay近场支付,但花的还是信用卡里的钱。传统支付与移动支付的博弈展示了3个金融城的用户使用习惯。美国是个信用卡使用习惯深入骨髓的国家,线下零售业非常发达,路边店买瓶可乐都喜欢刷卡。因为惯性,移动支付App在美国线下市场发展得反倒不算快,没有给支付领域带来变革式的席卷。

  印度市场却像一个久未开垦的处女地。印度最大的支付工具及电商平台Paytm创始人Vijay Sharma近日来到上海,他对第一财经记者描述,印度超过12亿人口中只有2000万张信用卡,借记卡有3亿张,但用于刷卡的机器只有120万台,很多人没有去过银行,也没有银行账户。现金交易是主流,即便是电商,也主要是货到付款。

  没有像美国那样深厚的信用卡市场,恰好给了移动支付App“越级”发展的机会。2014年10月,阿里巴巴刚刚在美国上市,Vijay Sharma来到杭州,见到了马云、张勇、彭蕾和井贤栋,他来取经,想做印度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随即有了阿里巴巴2015年连续两次注资Paytm,双方开始了互派访问学者式的紧密合作。

  当时Paytm对外宣称用户数2000万。2010年,Paytm从在线手机充值起家,慢慢覆盖缴纳水电燃气费等生活场景;2014年推出电商平台,去年开始涉猎旅游和在线票务,并向线下的小卖部、咖啡店、加油站、突突车(当地的一种交通工具)等场景铺设;现在又拿到印度的支付银行牌照,未来将开展存贷款和保险业务。

  Paytm是先有支付工具,再发展起电商。支付宝的路径恰好与此相反,先有电商平台,买卖双方担保需求催生了支付宝,支付工具之外衍生出货币基金、理财、保险等业务,再开拓线下移动支付场景。

  两条相反的路径下,双方的目标都是普惠金融,线上线下“通吃”。另一个不约而同的做法是,Paytm去掉了原来名字(Paytm Wallet)中的“钱包”一词,表明已经甩开了印度当地其他30多家电子钱包,向支付平台发展;而支付宝也将原来名称中的“钱包”去掉了。

  Vijay Sharma承认,印度落后的金融环境给了移动支付App跨越式发展的契机,但这个红利之外最大的障碍是国民对互联网金融的接受程度以及互联网基础设施普及速度。技术、金融知识、网上个人信用安全保护,这些内容反复通过网络视频、移动端文章、报纸等渠道灌输给国民,用户教育需要很长时间。显然,Paytm还没有学到中国市场疯狂的“红包教学”经验,不管是线下移动支付、出行、外卖,都是砸了真金白银去教育用户的。

  另一个困难是基础设施,在印度有手机或电话的约有10亿人,其中2.5亿人使用智能电话,只有1亿人的手机连接互联网,尽管也有4G网络,但城市里3G都没有完全普及。另外,在电商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支付宝经历过海量交易并发的排山倒海,并由此练就出了阿里云,Paytm显然还不具备这个量级的基础能力。

  Paytm在未来3年内不考虑盈利和IPO,重心还是放在线下场景和用户数的拓展上。与支付宝合作一年半,Paytm用户从2000万增长到1.35亿。线下部分从去年11月布局以来发展很快,目前线上线下支付比例已基本平分秋色。

  Paytm享有另一个利好是印度监管层的态度,因为这也是政府解决金融覆盖问题的一种途径。拿到牌照后的Paytm除了开展在线金融业务,还会开设类似于银行的线下网点,这倒是和支付宝纯线上的网商银行思路不同,因为中国的银行网点已经足够多,更要紧的是提升效率。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