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官员是如何“靠山吃山”的?——从安徽省旅游局原局长胡学凡案透视“旅游腐败”

   |    2016年8月2日  |   每日头条  |    评论已关闭  |    47

  新华社合肥8月2日电 题:旅游官员是如何“靠山吃山”的?——从安徽省旅游局原局长胡学凡案透视“旅游腐败”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徐海涛、张紫赟

  8月2日上午,安徽省旅游局原局长胡学凡因近百次收受、索取各类企业老板贿赂460万余元,一审被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400万元。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旅游领域贪腐案件时有发生,部分旅游领域官员“靠山吃山”,景区评级、旅行社资质评定、旅游专项扶持资金拨付和旅游地产开发成为“旅游腐败”四大重灾区。

  十余年受贿边腐边升 两任省旅游局局长接连落马

  61岁的胡学凡可谓“资深旅游官员”,他38岁出任著名旅游城市黄山市旅游局局长,后任黄山风景区管委会党委书记、黄山旅游集团董事局主席,2009年升任安徽省旅游局局长。

  2014年,有关部门在查办安徽一名副省级官员贪腐案件时,发现了胡学凡的涉案线索,于当年3月对其立案调查。

  法院审理查明,胡学凡受贿时间长、次数多。从1997年担任黄山市徽州区区委书记开始,胡学凡“一路受贿,一路升迁”,十余年间受贿近百次,为20家单位或个人在旅游专项资金拨付、景区评级、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或索取现金、购物卡、金条等财物,折合人民币460余万元。

  胡学凡的前任、曾担任安徽省旅游局局长的江山,在调任安徽滁州任市长、市委书记后,也于2014年4月因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

  胡学凡和江山都是在旅游领域工作多年、出自安徽黄山的干部,二人曾“前后脚”担任黄山风景区管委会党委书记、黄山旅游集团公司董事局主席、黄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2005年,江山先行调任安徽省旅游局局长,4年后胡学凡接任了他的职务。2014年春,两人先后落马。

  目前,江山一案也已开庭审理,检察机关指控其利用职权违规审批,多次在土地出让金返还、风景区等级申报、旅游发展资金拨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折合人民币433万余元。

  四大领域成旅游腐败重灾区

  “旅游管理领域的案件相对较少,胡学凡案、江山案暴露了其中的腐败漏洞。”胡学凡案一位办案人员说。记者梳理多起旅游官员案件发现,旅游腐败“靠山吃山”主要集中在四大领域。

  ——风景区评级。胡学凡一案中,办案机关查明他为多家景区评选4A或5A级景区提供帮助,其中不乏全国知名景区。如安徽绩溪龙川风景区评选5A级景区、黄山歙县牌坊群鲍家花园景区评选5A级景区,胡学凡作为省旅游局局长,从中提供帮助并受贿、索贿数百万元。

  ——旅行社资质审批。胡学凡收受安徽3家旅行社的贿赂,为他们办理赴台湾旅游资质、旅行社评级等提供帮助。

  去年被查处的国家旅游局监督管理司旅行社管理处原处长隆伟,多次收受浙江、安徽、河南、山东的一些旅行社贿赂,为其办理“出境游”等资质审批提供帮助。

  ——旅游专项扶持资金分配。景区周边环境治理资金、旅游公共设施建设补助、自驾游基地建设补助……各类政府旅游专项扶持资金的分配,成为权力寻租的重灾区。胡学凡多次受贿,为6家企业获得旅游扶持资金提供帮助。

  ——旅游地产开发。插手利益巨大的旅游地产项目,从中非法获利,在安徽两任省旅游局局长案情中均有体现。如江山成为某旅游地产公司的利益代言人,被控违规审批,为该公司在琅琊山风景区内违规开发别墅、酒店、高尔夫球场等提供便利,并违规返还土地出让金,造成国家损失1.68亿余元。

  记者调查还发现,旅游腐败中还多见“内部掮客”的身影,有旅游局工作人员带着旅游业商人“进京跑部”,为其牵线搭桥,或代其向上级管理部门“打点”。

  丰厚的利益是滋生旅游腐败的直接动力。一名曾多次行贿的旅游业商人表示,拿到5A景区的牌子可以提高票价、招徕更多游客,还更容易获得省市县各级政府的奖金,“政府把钱奖励给景区,景区拿着这些钱干什么,很大程度上自己说了算。”

  亟须堵上腐败漏洞 完善制度强化监督

  多名办案人员和业内专家分析,旅游管理腐败的根源一是权力弹性较大,景区评级、资质审批、资金分配都有可操作的空间,乃至形成了“活动、公关”的一条龙服务;二是隐蔽性强,不像设备采购、房地产建设等领域那样引人注目,资金的使用情况也缺乏后续监管。

  有旅游局干部介绍,5A级景区的评选程序分三轮,第一轮是景观价值的评定,第二轮是专家暗访管理与服务水平,第三轮是现场明察。“其中暗访比较厉害,但也可以做工作,会提前知道是谁来、什么时间暗访。”他说。

  一位行业专家说,虽然暗访环节的力度很大,但专家是可以被替换的,可以利用权力选择倾向于自己的专家。对于参评的专家而言,背后有威胁,面前有利诱,很容易丧失自主性和客观度。

  这位专家表示,在景区评级、资质审批等环节中存在较大的自由裁量权,违法分子往往以一种合法合规的程序掩盖腐败。“已经形成了产业链,景区评级、资质办理背后都有专门的公关团队,甚至明码标价。”

  办案人员介绍,旅游扶持资金拨给谁、拨多少,旅游管理官员具有话语权,而一些商人送小钱、得大钱,使国家扶持旅游的钱成了他们的私利。如皖南商人姚某与胡学凡是同乡,十余年间累计向其行贿200多万元,多次获得巨额旅游扶持金。

  多名旅游业内专家认为,旅游腐败的背后是行政权力的过度干预,如景区评级、资质办理均以官方评定为主,重事前评定,轻事后监督,且评定过程受到太多的利益牵绊,难以独立公正。他们认为,遏制旅游腐败亟待明晰行政与市场的边界,旅游评级的工作应下放给相对独立的专业协会来做,旅游主管部门则履行好监管的职责。

安徽省旅游局原局长胡学凡受贿一审被判十二年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