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所大学推出“跑步打卡” 未完成将影响学业

   |    2016年8月2日  |   每日头条  |    评论已关闭  |    53

多所大学推出“跑步打卡” 未完成将影响学业

  2015年10月23日,北京某高校,学生在操场上排队打卡跑步。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近年来校园长跑猝死事件时有发生,大学生体质问题持续引起社会关注。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提出,将对2016级本科生的课外锻炼实行运动打卡考勤,未完成规定次数,将影响体育成绩及奖学金评定。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学生中实行运动打卡,此前已有一些高校试水,而在执行过程中,也伴随着学生对运动被“强制”的质疑,以及执行过程中的管理问题。

  学生运动需打卡记次

  北师大在刚刚发布的《关于落实我校开展本科生课外体育锻炼的通知》中提出,大一学生每学期要在校内具备打卡考勤条件的运动场所自主锻炼不少于30次,大二及以上年级的学生,每学期不少于15次。而且,早晨的自主锻炼时长每次不少于20分钟,其余时间的自主锻炼时长每次不少于30分钟。

  《通知》要求,未完成学期课外自主锻炼次数的本科生,不得参与所在学年的三好学生等综合类奖学金,所在学期修读的体育课程成绩以缓考记录,待补足锻炼次数后予以补录。

  学生质疑“纳入评优”

  在学生中实行运动打卡,已有清华大学、北京建筑大学、武汉大学等多所高校试水。

  清华要求学生参加跑步锻炼,并且要“刷脸”3次完成打卡,甚至还为了配合学生更好地完成,推出了专门的APP。武汉大学也通过一款APP对本科生的环跑进行核算,考核计入体育成绩的20%。

  据媒体报道,去年,北京建筑大学就曾要求大一大二的学生定时在学校规定的时间及路线范围内跑2000米,还在路线上设3个打卡点,每跑到一处就需打卡,而且打卡机还会自动拍照。要求学生每学期至少要长跑锻炼打卡30次,否则体育课成绩将被记为不及格。

  以这样的方式要求学生参与锻炼,并且完成度要与学业成绩、评奖评优挂钩,在高校执行过程中,有学生吐槽表示,运动应该依靠自觉,有一定自由度,学校此举,有一种“强制”色彩,这就会让人觉得运动是为了完成任务,失去了运动的快乐和意义。

  而且,还有学生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学校的运动要求,实际上已在执行过程中被大打折扣,“因为时长限制比较宽松,所以有的人只是散散步、遛个弯儿就当作锻炼了,根本就不能起到任何作用。”

  追问

  1 是否属于“强制锻炼”?

  专家称大学生不运动,学校有必要引导,运动过程不应强制

  一面是学生体质测试的不达标以致增加其运动量迫在眉睫,一面是学生对学校“强制锻炼”手段的质疑,高校此举是否真的让运动变了味儿?

  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当前很多大学生的课余生活都是以“宅”为主,长期不运动,怕累怕出汗,导致体质较差成为一种现象,“学校有必要引导,甚至采取措施,要求学生参与运动。”

  2014年,为切实提高高校学生健康水平,从根本上扭转下降趋势,教育部曾印发《高等学校体育工作基本标准》,女生的800米、男生的1000米等都被列入必测项目,如不达标,将无法拿到毕业证。但是,在《标准》执行的过程中,接连有大学生在体测跑1000米时猝死。

  储朝晖表示,这正是由于我国从基础教育阶段开始,直至高等教育的全过程,偏重于文化课,忽略学生的体育训练与体能培养,由此累积,导致我国青少年普遍缺乏运动,体质偏差,由此引发跑步猝死事件的发生。

  “根据要求,青少年必须保证一周至少三次、每天至少一小时的课外体育锻炼,目前各高校的要求并不高。”储朝晖认为,就算没有国务院及教育部的规定要求,高校也应该有相应措施加强学生的运动量。

  但是他建议,学校不应对运动过程进行强制要求,打卡应该只作为一种要求形式,要让学生有选择余地,“应该通过更多的运动形式、活动、奖励机制等,激励学生积极参与锻炼。”

  2 如何保证有效执行?

  目前存穿轮滑、给跑步APP“越狱”现象,有高校称会抽查

  高校也表示,在执行过程中,打卡系统的投入,学生参与的监督,以及情况的统计管理,也都面临着一些困难。

  有学生反映,有人为了快点完成任务,会穿着轮滑鞋去,还有骑自行车、滑滑板的。甚至有的学生还专门给学校要求安装的跑步APP“越狱”,以至于日常走路、上下楼梯都被计算成了运动量。

  另外,由于学校要求学生进行运动的时间比较集中,打卡地点还出现排队打卡、人流阻塞的问题。

  面对这些“BUG(缺陷)”,武汉大学安排了老师及学生会成员进行抽查。而北师大在推行这项方案之前,校领导曾专门邀请学生代表共同参与会议探讨执行的可行性时,谈到打卡及器材问题时曾表示,学校会在每个路口装5-10台打卡机,便利同学们打卡。

  虽然执行过程中面临一些挑战,但北京建筑大学的一名相关教师表示,跑步打卡实行一段时间之后,学生们的总体合格率基本能达到90%左右,还开始习惯早起。根据任课老师反映,每天上午的第一节课已很少有人迟到了。

  3 是否因为影响招生?

  未达标准高校将取消学校体育训练队的招生资格

  根据北师大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5年,学校男生的体测达标率均未超过90%。而我国出台的《高等学校体育工作标准》等文件明确要求,高校学生的体质测试成绩必须记入学生档案,且及格率必须要在95%以上,对于未达到标准要求的高校将取消学校体育训练队的招生资格,并在全国进行公示。

  该校相关负责人表示,数据只是对体育锻炼成果的一个反映,提高体测达标率不仅仅是为了学校的荣誉,主要还是希望通过督促大家锻炼,让同学们养成锻炼的习惯,增强体质,保障身体健康,“这个实施方案起到的只是引导作用,如果最后没有激励或者挂钩措施,大家都能主动地去锻炼,那这个制度当然也就不再有存在的必要。”(记者 赵实)

多所大学推出“跑步打卡” 未完成将影响学业

多所大学推出“跑步打卡” 未完成将影响学业

  前不久,《中国青少年体育发展报告(2015)》正式公布,报告显示,我国青少年的身体素质有了提升,但大学生的体质堪忧,尤其在耐力方面,大学生竟不如中学生。不过,这样的情况或许在不久后会有所好转,因为在如今的大学校园里,跑步运动正悄然兴起。

  报告:大学生体质不如中学生

  大学生跑步

  每年都会有猝死案例

  在刚刚公布的“青少年体育报告”中,大学生的耐力素质还在持续下降。根据以往的资料显示,从1985年到2005年年龄段的学生,耐力素质都在下降,而7至18岁的学生耐力正逐步提升。

  耐力素质通常指人体长时间进行肌肉活动和抵抗疲劳的能力,其中800米和1000米的测试,是青少年的耐力测试项目。在耐力测试上,大学生的整体成绩都不如中学生,好多大学生在跑到一半时,经常发生晕厥等状况,近几年来,每年都有相关的案例。

  2012年上海东华大学一名大三学生,在测试1000米时突然晕倒,最后不治身亡;2013年湖北一大二学生,在进行1600米测试时,突然晕厥甚至呼吸暂停险些猝死,最后通过抢救挽回了生命;2014年,一名宁波的大二学生在长跑测试中,突然猝死。

  对于大学生的体质堪忧状况,成都体育学院的资深体育教师宋晓睿老师表示:“因为中学生有升学压力,必须进行体育锻炼,因此耐力素质提升很正常,相反大学生基本都是放养教育,体育课的效果也很差,平时很多同学也不会去锻炼,体质自然堪忧。”

  要提升耐力

  老师建议先坚持徒步

  虽然现在大学生的体质状况不容乐观,长跑猝死的案例也不断发生。不过近年来,随着跑步这项运动兴起,很多人都会选择跑步来锻炼,其中上班族这一群体最为突出。而大学校园中,跑步也正在悄然兴起。

  成都体育学院的孙滨是一位跑步爱好者,他在读大学前并没有专门进行跑步这项运动,而自从大一后,他开始迷恋跑步,每周都会有固定时间锻炼,他也参加了多次的跑步比赛。孙滨觉得:“体院的锻炼氛围很好,操场上跑步的人很多,这让我也有了跑步的激情。”

  成都体院的宋晓睿老师之前担心:“由于跑步很枯燥,一般大学生很少会去尝试,他们更喜欢一些能够刺激他们的运动。”但宋晓睿现在也不得不承认,跑步在普通高校中依然会是很多大学生锻炼的首选。

  对于大学生跑步,宋晓睿建议说:“如果想要提升体质,尤其是耐力方面,一开始最好选择徒步行走的方式,每天都坚持,一段时间后再开始结合跑步,这样效果会更好。”

  跑多久?

  很多大学生一次跑六七公里

  现在就读于浙江大学的吴沛远表示:“自己平时因为比较繁忙,锻炼时间并不算太多,但他如果去锻炼的话通常会选择跑步,每次至少得跑六七公里。”来自浙江外国语学院的樊露威说道:“自己身边跑步的同学有很多,大家都会在操场上跑步。”

  这些喜爱跑步的大学生一般每次都至少跑6公里,在四川警察学院就读大三的金建达认为:“跑步确实对身体素质提高很有帮助,我每次都至少要跑6公里。”

  为啥跑?

  很多女大学生为减肥而跑

  很多女大学生每天都会固定一个时间跑步。比如在四川大学,操场上跑步的女生会比男生更多,她们跑步一方面是为了锻炼身体,另一方面是为了减肥。

  在浙江外国语学院读书的樊露威说:“跑步减肥是一个很不错的办法。”当然,也有不少男同学选择了跑步减肥。在成都体院读大三的赵岩峥,体重一度高达180多斤,他有一段时间为了减肥,每天到操场上跑10公里,坚持了一学期,减掉了10斤。

   1 2 下一页  
   1 2 下一页  

  本报讯(见习记者 王晓芸)昨日,一组“北大新生军训频现低头族”的照片在网上引发热议。参训学生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照片中的军训学生并非北大2015级新生,所谓“随处可见”的“低头族”也只是学生在休息期间“拿出手机看一看”。昨晚,北青报记者致电北大宣传部门负责人蒋朗朗,他表示图片中的具体细节仍在进一步了解中。

  事件最先起源于网上晒出的一组图片报道。在五张图片中,身穿军训迷彩服的北大学生坐在操场上,大部分都在低着头玩手机。报道中提及,“8月25日,北京大学2015年学生军训团进行消防演练及体验活动,图为参加活动开幕式的北大新生低头玩手机。”随后此条消息迅速在网络发酵,被多家网媒转载。

  就在此条消息发出后的几小时内,正在参加军训的北大学生纷纷在北大校园论坛、微信公众号及微博上“辟谣”,称图片中北大学生低头玩手机的画面是在学生们参加的消防演习开始前,军训参谋长明确让大家休息的时间拍摄的。参训学生同时表示,图片中的学生并非网上所说“2015级新生”,而是2014级即将升入大二的学生。北青报记者发现,在网上被多次转载的五张图片中,不仅可以看到部分低头看手机的学生,还有一些同学在低头翻阅《大学生安全知识手册》。

  北青报记者随即向北京大学求证图片的真伪和网上描述的事实。一位姓杨的老师表示,按照惯例,北大每年都会安排上一年的入校新生在大一暑期完成军训。对于“北大学生在军训期间低头玩手机”的报道,北大宣传部部长蒋朗朗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图片中的具体细节,目前校方仍在进一步了解中。”

  对话

  “大家都不敢在训练期间玩手机”

  对话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今年参训学生

  北青报:你看到有同学在军训操练期间玩手机吗?

  参训学生:说实话,我没有看到我的同学在正式军训操练期间玩手机,大家都不敢。只有在教官规定的休息时间内,我们才敢拿起手机看一眼。

  北青报:不敢?是因为学校或者教官对你们有要求吗?

  参训学生:是的,学校对于军训操练期间玩手机的行为是禁止的,每个学院的辅导员也会随时检查。教官也是不允许(玩手机)的。

  北青报:那如果有同学在军训正式操练期间偷玩手机被发现,会怎么样?

  参训学生:听说过这种情况,那样手机会被当场收走,一天军训结束的时候才还给你,所以大家一般不会犯这种错误。

    新华网台北2月27日电(记者曹典 李寒芳)2015年“欢乐春节北京文化庙会台北之旅”27日晚在花博公园拉开帷幕,相声、快板、坠子书、京韵大鼓等节目轮番上演,“五路财神”抛洒“金币”与台下观众互动,引得前来逛庙会的台北市民嗨翻天。

    据活动主办方北京市文资办介绍,本次庙会设有近80个摊位,包括剪纸、风筝、糖人等民间艺术,油面茶、煎饼果子、烤鸭等京味儿美食,以及同仁堂、内联升、护国寺小吃等老北京品牌都“空降”台北,300多位民间技师与20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来到现场,力图为台北市民展现北京庙会盛况。

    台北市民林先生告诉记者,他已是第二次带全家人来逛北京庙会,去年他们抢到了财神抛洒的“金币”,一家人都玩得特别开心。

    北京市文资办党委书记张慧光表示,庙会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遗产,两岸文化同根同源,希望这次活动能给台北市民提供欢度佳节的好去处,也希望借此为两岸文化交流打造新平台。

    “很多台北人的祖籍在中原地区,我们带来地道的坠子书、京韵大鼓,也是希望这些‘乡音’能唤起他们的乡情。”张慧光说。

    记者在现场看到,很多小朋友围在捏面人的摊位前,跃跃欲试地向来自北京的民间艺人讨教面人的制作方法;羊肉串、煎饼果子、烤鸭等美食摊位也被围得水泄不通。台北市民们扶老携幼,边吃边逛边拍照,会场洋溢着欢乐的年节气氛。

    除了室内的表演和摊位,在花博公园室外,可以看到天坛样式的花灯。虽然傍晚时飘起小雨,但花灯区依然摩肩接踵,上前合影都要排队很久。

    “不用搭飞机、花大价钱,就能看到庙会、花灯,吃地道北京小吃,体验不同地方的年节文化。”台北市会展产业发展基金会董事长林秀德说,希望北京庙会能在台北一年一年办下去,让台北市民只要过年就想到逛庙会、看花灯。

    此外,作为本次庙会活动的一部分,中国歌剧舞剧院的舞剧《孔子》将于2月28日和3月1日在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演出。

    据介绍,本次庙会将持续至3月8日。去年的“北京文化庙会台北之旅”吸引了约40万人次参观。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