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人民放在心上,人民就把谁放在心上”——记“八一”仍奋战在抗洪一线的人民子弟兵

   |    2016年8月1日  |   每日头条  |    评论已关闭  |    47

  新华社武汉8月1日电  题:“谁把人民放在心上,人民就把谁放在心上”——记“八一”仍奋战在抗洪一线的人民子弟兵

  新华社记者樊永强、吴杰

  今天是人民军队建军89周年纪念日。

  在湖北,在安徽,在江西,在遭受严重洪涝灾害的地区,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民兵预备役官兵依旧战斗在抗洪一线,帮助群众恢复生产、重建家园,以特殊方式向建军节致敬。

  今夏,人民子弟兵成为人们眼中“最美的背影”。

  “群众的呼声就是行动的号令”

  湖北省孝感市。多云,户外温度达到38摄氏度。

  今天是中部战区陆军第54集团军某装甲旅在孝感抗洪抢险的第32天。经过一个月紧张抢险,部队进入应急抗洪和灾后重建的过渡期。

  早上6点,负责洗消、杀毒、灭菌防疫工作的分队就出发了。每名官兵都准备了草帽、人丹、藿香正气水等物品。

  “群众的呼声就是行动的号令。”旅长陈晓楠说,从7月21日起,部队陆续在湖北职业技术学院、东山头工业园区等7个转移群众安置点建立了一条龙式便民服务站。

  这些服务站提供医疗、心理咨询、理发、图书阅览、洗衣、电影放映等服务,受灾群众在安置点内就能享受到。

  记者走进安置点,一顶顶帐篷整齐排列,崭新的被褥、毛巾被叠放在床头,角落里码放着一箱箱矿泉水。

  “大娘,水凉吗?”理发室门前,战士王康在给老乡杜红花洗头。排长史文强说:“从早上7点到晚上六点,我们一共为68个村民理了发。”

  安徽省,池州市大渡口镇。天气闷热潮湿。武警8690部队所属某部临时驻扎在这里。

  张溪镇塔石村是一营130名官兵的任务地点,官兵们到达后立即戴上口罩,抄起工具,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塔石村受灾严重,大部分民舍遭洪水长期浸泡。洪水退后,民宅房前屋后都堆积着淤泥和垃圾,猪狗和家禽的尸体受水泡和高温影响,已经严重腐坏。

  随着气温向40摄氏度逼近,淤泥、臭水、垃圾、腐尸等散发着熏天恶臭。官兵们没有退缩,铲污除泥,装填搬运,清洗消化,一切紧张有序。

  整个村庄找不到一块干净的地方,中午官兵们只能站在原地,在污泥和臭味包围中快速就餐。此时,官兵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轻轻一拧可挤出水来。

  “今天要一直工作到晚上。”某部政委张银江说,还有约12吨垃圾的清理任务,官兵们都想尽快完成,早点还村民一个干净的家园。

  “90后”战士的觉悟

  武汉市蔡甸区。炎炎烈日下,沉湖泛洪区热浪滚滚。

  两艘冲锋舟沿着湖堤巡防巡查,带队的是武警湖北省总队武汉市支队船艇大队大队长邵飞。

  1998年,邵飞曾被共青团中央授予“抗洪抢险英雄突击队员”。

  入汛以来,邵飞带领大队官兵发挥专业优势,连续救灾27天,累计出动冲锋舟150余艘次,搜救转移群众7200多人,被赞誉为“会‘飞’的抗洪英雄”。

  在冲锋舟难以抵达的区域,邵飞多次率先跳入齐胸深的水中,挨家挨户转移被困群众。

  “官兵们宁肯自己泡水里,也不会让群众下水。”邵飞说,“只有与人民风雨同舟、共渡险关,才能称得上党的好战士。”

  湖北省黄梅县,中部战区陆军某舟桥旅的救灾部队暂住在塅塘中心小学。

  “堵决口,都是党员骨干带头往下跳!”王国雍是塅塘中心小学校长。每当碰到认识的人,他都会炫耀一下他眼中的“90后士兵”。

  “前几天电视里放的那个小战士我认识,叫朱建辉,才18岁。在王二房村抢险,那么小的个子,全身都是泥巴,一袋一袋扛着沙袋,衣服破了、脚打泡了都不停下来。还说自己多扛一袋,战友就少扛一袋,自己多扛一袋,堤坝就多一分安全。你看看这觉悟!”

  “他们其实都还是一群孩子。那次溃口,他们连续作战24个小时,回来时浑身湿透、满身泥巴,一躺地上就睡着了。看到这些,哪有不心疼的?”王国雍说,每次战士们回来,他都感动着,也心疼着。

  7月1日以来,舟桥旅转战湖北省麻城、新洲、黄梅、武穴、应城、天门等10余个县市(区),先后出动兵力10280多人次,搜救转移群众39500余名。

  “18年前能打胜仗,现在依然能打胜仗”

  浙江省金华市。

  8月1日上午,驻浙第1集团军某旅炮兵团反坦克连荣誉室。全连官兵整齐肃立,把签满名字的“抗洪模范连”连旗迎进连队荣誉室。

  这支连队是1998年参加九江抗洪的英雄部队,曾被四总部授予“抗洪模范连”荣誉称号。

  今年7月8日以来,连队再次驰援九江,官兵们守护九江大堤20多天,圆满完成任务后于7月28日归队。

  在建军节这个特殊的日子,连队组织连旗入馆仪式,就是激励官兵们不忘初心,争取更大光荣。

  某旅炮兵团政委李骏参加过1998年九江抗洪,今年带领以“90后”战士为主体的官兵再次入赣救灾。“18年前部队能打胜仗,18年后部队依然能打胜仗。”李骏说。

  为应对7月15日预计的强降雨,炮兵团13日集结1000余兵力,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在赛湖大堤垒筑了9.2公里的子堤,将堤坝加高到1米。

  “大堤上来了解放军,九江人民就安了心!”当地群众自发拉起横幅。

  中部战区陆军第54集团军某装甲旅,从7月1日到7月31日出动690余人,机动3000多公里,成功处置孝感澴河、应城老观湖、汉川汈汊湖、云梦清明河乡等5县市20多处险情点,先后转移被困群众916人,抢修道路3900余米,加固堤坝约14990米,挖运土石9570余土方。

  “高效率的救灾行动,源于部队平时训练过硬。”旅政委李军说:“我们参与救灾的行动原则是就近、就便、可靠、管用,一切按打仗的标准来。”

  “与18年前相比,部队的指挥通联能力、综合保障能力、应急机动能力都有了显著提高。”参与过1998年长江抗洪的李军说,“这次抗洪最紧张的时候,部队9昼夜转战了4县市17个地方,机动2000多公里,没有一辆车掉队,这在过去是很难想象的。”

  “谁把人民放在心上,人民就把谁放在心上”

  江西省九江市。

  7月28日,驻浙第1集团军某旅炮兵团完成救灾任务,撤离九江。

  早晨6点,部队的临时驻地浔阳小学门口就被前来送行的人们围得水泄不通。

  73岁的温爱萍早上4点钟就从家里赶来。

  1998年,温爱萍也经历了那场洪灾。当年她的身体还硬朗,还和战士们一起在大堤上奋战。今年,抗洪部队再次驰援九江,温爱萍几乎每天都来到浔阳小学,为战士们洗衣服、缝扣子,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就在前一天,温爱萍还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党徽送给了一个小战士。“这个小战士长得特别像我孙子,很可爱,能吃苦!”

  温爱萍一大早赶过来,却没能找到那个小战士,她只记得他的样子,连他叫什么名字、年龄多大都不知道。在记者的采访镜头前,她失声痛哭。

  “江水在脚底咆哮,波涛汹涌

  而你们,就在我们身后

  我们决心用身躯替你们挡住所有的灾难

  就让洪水止步于此!就让灾难就此打住!

  ……”

  这是抗洪战士罗浩跃写下一篇题为《在我们心里,你们才是最可爱的人》的临别赠文。短短半天,这篇诗歌被数十家媒体转载,引起网络热议。

  灾难面前,人民心中有一种希望叫做“人民子弟兵”;危急关头,军队有个不变的传统叫做“军民鱼水情”。

  “谁把人民放在心上,人民就把谁放在心上。”某装甲旅政委李军深有感触地说,学人民、爱人民、为人民,是人民军队永恒的誓言!(参与采写:曲国辉、武小文、苏俊杰、胡乃山、訾宪成、柳强贵)(更多报道请关注新华社客户端并订阅“新华全媒头条”)

  新华社武汉8月1日电 题:灾难面前的主心骨——记湖北天门抗洪一线的共产党员

  新华社记者 王贤

  极值暴雨接连来袭,湖北天门10多个乡镇130多个村庄被洪水围困。

  在与这一历史罕见的洪涝灾害缠斗的过程中,天门又迎来了史上少有的持续高温天气。

  记者在重灾区采访发现,这里处处活跃着胸佩党徽的共产党员的身影,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就是一根标杆,领导群众与自然灾害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抗争……

  抗洪前线的“一面旗”

  入梅以来,受灾严重的石河镇被淹3次,全镇5.8万人有2.8万人被洪水围困。

  记者见到汉北河石河段防汛指挥部指挥长李玉红时,她正在一个帐篷里同负责守闸巡堤的干部商讨工作。

  烈日炎炎,热浪滚滚。

  帐篷里3台电风扇全开,脸上的汗珠依然不停地往下滴;记者在大堤上站了不到10分钟,就感觉奇热难忍、头晕目眩。

  但李玉红说:“白天还好,难受是晚上。”这几天太热,就把床从帐篷里搬到堤上睡,但外面蚊虫成堆,涂再多驱蚊水都没用,现在都被咬麻木了,手、脚布满了蚊虫叮咬的痕迹。

  在所属6.4公里的汉北河大堤上,李玉红带着600多名干部群众日夜巡查,抢险排险。

  “她就是我们的旗帜。”说起李玉红带领大家抢险的场面,大堤上的干部群众个个记忆犹新。

  7月12日深夜,汉北河易嘴村段出现一处20米的溃口,7个村200多个劳力干了一夜,次日中午才把溃口堵住;

  7月20日晚,汉北河洪峰来袭,他们守护的泵站告急,她带领200多人奋战近5个小时安全度过洪峰,保障了3万多亩良田和十几个村庄的安全……

  李玉红说,最紧张的几天,“我连洗澡的时间都没有,加起来没睡3个小时,两个手机一天冲四五次电还不够用”。

  整整一个月,李玉红吃住在大堤上。上大学的孩子回来只见过她两次,一次还是亲友团带着西瓜、矿泉水上堤来慰问。

  由于水位降低,镇里7月31日宣布撤退,但这位独当一面的女指挥长,依然带领少数群众奔波在大堤上……

  排涝救灾的“守护神”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公安民警,确保人民生命安全是我的天职,在煤气罐随时可能爆炸的紧要关头,我没有退路,只能往里冲……”

  虽然过去了一个星期,湖北省天门市石河镇派出所所长熊飞想起那天发生的一幕幕,仍然心潮澎湃。

  7月23日上午,石河中学老宿舍楼一户人家煤气罐着火,危及被洪水围困的楼内20多名群众生命安全。危急关头,44岁的熊飞毅然冲向火海,由于火势太大,熊飞先后5次冲锋,才将煤气罐扔进近1米深的积水里,成功控制住险情。

  目睹救险全过程的退休教师田孝礼清楚记得,当时熊飞让周围的群众退到一边后,又让跟他一起来的两位年轻警察退出去;刚参警不久的何博冲了上来,熊飞一把拦住他说:“跟在我后面”,自己一个人扛着湿棉絮往里冲……

  处置完险情,熊飞和他的同事们,又投入到紧张的抗洪抢险和治安维护工作中。

  这一个月,他每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有时几天几夜没法合眼。他带领全所10多位民警协警一起,在确保了灾后社会治安秩序稳定的基础上,连续两天两夜参与西河抢险,转移受灾群众1000多人。

  大堤排险的领头人

  记者面前的张长清,头发花白、身材魁梧、全身皮肤被晒成了古铜色。这位石河镇汪咀村党支部书记虽年近花甲,却一心扑在防汛上,带领村民守护着汉北河大堤和天北长渠上的近4000米堤防。

  1日夜间2时,张长清带着村干部上了堤,无论白天黑夜,他都要带队巡堤查险,帮助群众解决困难。

  石河镇党委书记熊胜军说:“别人晚上都能轮轮班,他至今没缺过一个晚上。”

  他每次回家只是洗个澡、换身衣服就出来了。家里种的30多亩地也被淹了,老伴前两天打来电话问:“田都荒着了,能不能回去看看?”他总是推说抗洪任务很重,“确实走不开”。

  这一个月,张长清始终在大堤上坚守着。一直血压、血糖、血脂高的他由于太过劳累,身体“警报”不断,几次差点晕倒。

  张长清说,抗洪的关键时候,党员、干部不带头下去救灾,老百姓更不会动。在老百姓心里,党员就标杆。“如果不把抗洪救灾当回事,我早就不能当这个村支书了。”

  汉北河易嘴村段溃口,天北长渠段多处河堤管涌、溃口、决堤等重大险情出现时,张长清都在第一时间动员村民冲到第一线。

  在他的带领下,全村先后有500多人积极参与防汛救灾。

  今年58岁的张长清当村干部已有30年,当村支书也有20年。前不久,他刚刚被评为湖北省优秀共产党员。

  “在这次洪涝灾害面前,我们每一位党员都经受住了考验。”熊胜军说,“关键时刻,基层党组织的坚强领导作用,是我们战胜洪灾的有力保证。”

  新华社武汉7月26日电 题:脊梁——记湖北天门黄潭镇抗洪救灾一线的共产党员

  新华社记者黄书波

  洪水肆虐,浊浪滔天。在湖北省天门市黄潭镇,一个个共产党员用他们忙碌的身影和坚定的行动,树立起战胜洪魔的脊梁。

  7月25日15时,记者搭乘空降兵某部的冲锋舟,前往黄潭镇。尽管近几天艳阳高照,但黄潭镇30余个村仍然浸泡在洪水中,牵动着人们的心。

  同行的天门市经信委副主任杨文凤说,她和黄潭村支书马中华、黄潭镇环卫所所长卢方平3人组成的工作组,已是第二次进入黄潭镇,任务是给不愿转移到安置点的群众发放救灾物资。早上,他们已经挨家挨户进行了统计,村里原有2000多名群众,现因各种原因滞留家中的有90余人。

  冲锋舟进入黄潭镇街上,驶入水流湍急的府河。突然,迎面驶来一艘载着群众转移的冲锋舟。两舟交会间,浪涌波急,冲锋舟左右摇摆,溅起的水花打在了每个人的脸上。

  “别担心。”见船上人员有些慌乱,操舟手何强沉着地说,“就是有什么情况,我们也能处理,安全有保障。”

  就在何强侃侃而谈时,一个战友“揭发”了他:“你一个炊事班长,放着假不休,跑来开冲锋舟,抢我们的活干吗?”

  原来,四川泸州籍的何强,汛期前正准备休假,听说部队要抗洪,就要回了休假报告。遭到战友抢白,何强急了:“我也是培训合格的操舟手。部队要抗洪,我一个党员却要回家,那不成逃兵了?”

  冲锋舟沿着府河前行,很快就到了1公里外的水府庙村。这里是黄潭镇救灾物资分发点,远远就能看见各种物资堆成山,一些工作人员和解放军官兵正在搬运。

  “黄潭村工作组来领物资了。”人还未进帐篷,杨文凤就喊了起来。

  一名拿着救灾物资表的警察,声音沙哑着过来接待。

  “这是黄潭镇派出所所长何汉军。”杨文凤介绍说。

  见是派出所所长,记者问了一个疑惑了一路的担心:“我们来时见到许多房门都被水冲开了,这里的治安怎么样?”

  “目前来看,还没有发生治安案件。”何汉军说,黄潭镇被水淹以来,他只接到两条转来的报案线索,一次是群众的误传,另一次他带人到报案人家里,没有发现失窃。

  何汉军说,派出所每天都会组织人员乘坐冲锋舟进行三次治安巡查,“这也是我们警察的责任,一定要做好治安工作,让转移到安置点的群众真正安心。”

  说话间,黄潭村的救灾物资装运完毕。这时,工作组和官兵却发生了争执:工作组说再多装点物资,他们涉水回村;官兵说涉水不安全,要对工作组的安全负责……

  “我们少一个人上船,就能多几个群众领到物资救急。”工作组最后与官兵达成“妥协”:杨文凤乘坐冲锋舟,卢方平和马中华涉水回村。

  当冲锋舟艰难返回黄潭村时,裤腿挽得老高、赤着脚、气喘吁吁的卢方平和马中华,来不及休息就带着官兵挨家挨户发放救灾物资,包括矿泉水、大米、方便面、饼干、蜡烛、蚊香、风油精等。

  在一位60多岁的卧床病人家中,工作组意外碰到了老支书李泉松。这位曾经也是军人的老党员说,他没有转移到安置点的原因,一是要照顾哥哥,二是每天都组织群众联防巡逻,让乡亲们放心、安心,“书记能退休,但共产党员永远都不会退休”。

  64岁的温月娥和老伴也没有转移,老两口近期都做过手术,怕路上折腾。“看到干部和官兵们这么辛苦,我们心里也不忍。要不是情况特殊,我们都不愿给他们添麻烦。”温月娥说,不过,见到他们心里就有了底,再大的困难都不怕。

  19时许,黄潭村第一批救灾物资发放完毕,官兵们又是推舟返回。黄潭镇街上,何强突然喊了一声:“团长在前面。”

  记者放眼望去,只见何强口中的团长,卷着裤腿和官兵推着冲锋舟。

  团长李强说,两天来,他所在的空降兵某团,出动冲锋舟127舟次,搜救转移群众1532人,部队现正开始转入进村入户帮助发放救灾物资的工作。

  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打在冲锋舟上,打在官兵的背上,在水面上倒映出长长的影子。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