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3.6万吨“地沟油”去哪了?——昆明“地沟油”流向调查

   |    2016年7月27日  |   每日头条  |    评论已关闭  |    63

  新华网北京7月27日新媒体专电 题:每年3.6万吨“地沟油”去哪了?——昆明“地沟油”流向调查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对于“地沟油”的乱象,国务院办公厅曾专门下发《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的意见》,组织开展地沟油等城市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工作。

  昆明市每年产生3.6万吨“地沟油”,是首批试点城市之一。不过,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昆明市三家专业收运处置餐厨废弃物的企业,每月回收的“地沟油”和总量相比十分有限。专业收运处置企业闹“油荒”,那些“地沟油”都流向了哪?是否得到有效处理?其中又有何利益链条?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

  “地沟油”多流向小作坊

  汪配能是昆明韬斌化工有限公司的收油工人,每天他都要开着收油车穿梭在市区,跑七八家餐饮店,一勺勺舀出隔油池里的“地沟油”,并在每家店里的“地沟油流向清单台账”上记录下日期、重量等信息,然后装车拉回公司。这些“地沟油”经无害化处理后,将卖给生物柴油企业。

  “不过,现在油不好收了。”汪配能说,除了餐饮业生意下滑等原因,更主要的是不少黑作坊和他们抢油。

  作为昆明市为数不多专业收运处置餐厨废弃物的企业之一,在昆明韬斌化工有限公司负责人陆阳看来,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正规军”。

  “我们要先跟餐馆签合同,明确我们的用途范围,并向其支付一定的费用。黑作坊就没这么多讲究了,有的冒充我们的收油工人,有的抬价找餐馆买,买不了就偷,不少锁链锁起的室外隔油池都被撬过。”陆阳说。

  陆阳告诉记者,几家专业收运处置餐厨废弃物的企业每月回收的地沟油量占昆明每月产生的“地沟油”总量十分有限,其他多数流入了黑作坊等非正规渠道。“不同于黑作坊,我们每次‘地沟油’的进出都有台账,出账是卖给生物柴油企业做原料。而黑作坊处理后的‘地沟油’具体去向是不明的;最令人担心的是,其有‘回流餐桌或者掺在食用油里出售’的风险。”

  “我们三家企业虽然和昆明8000多家餐饮店签订了合同,可‘收不到油’的问题依旧没改变,设备和收油车也时常闲置。”昆明兴海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友兴说,“油荒”让他们陷入了尴尬。因为收不到足够的地沟油,这三家企业拟“抱团”整合成一家。

  据昆明市城管局介绍,截至2015年底,昆明主城8个区共有16953家餐饮企业,每天产生餐厨废弃物约500吨。按照餐厨废弃物物理性质含油20%计算,昆明市每天产生地沟油约100吨,全年就有3.6万多吨。

  李华(化名)在昆明经营一家小餐馆已经多年,他坦言,只有部分餐馆签订了定向回收协议,更多餐馆游离在外,“小餐馆有不少是黑作坊来收油,拿去做什么了就是笔糊涂账。”

  地点隐藏、设备简陋、污水横流、恶臭刺鼻……这是记者实地探访昆明几处“地沟油”黑作坊后最直观的感受。记者来到昆明市五华区沙朗乡,在山洼里的一片玉米地中间,看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小作坊。小作坊大门紧锁,隐藏在一个闲置的厂房后面,经过三道铁门才能进入。小作坊墙外的地里有三个简易池子,里面蓄满了很脏的液体,散发着阵阵恶臭;院子里空荡荡的,桃树等植物被熏得乌黑。在昆明城郊,这样的黑作坊仅张友兴知道的,就超过30家。

  据昆明市城市餐厨垃圾处理厂运营负责人胡国峰介绍,小作坊目前只能生产出毛油,回流餐桌的可能性极小。

  为何“地沟油”能逃离监管?

  一面是“地沟油”部分去向不明,一面是有暴利可图的灰色利益链条。“这些黑作坊的利润可高达30%,远超我们,而这一链条的前端,是无数餐饮企业的跑冒滴漏,是大量的‘油耗子’、黑作坊。”在张友兴等业内人士看来,违法成本低的背后,也显示出了“地沟油”管理处罚力度的软弱。

  记者采访了解到,昆明市作为全国首批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2011年,就以政府令形式制定了《昆明市餐厨废弃物管理办法》,明确由城管、工商、质监、环保、食品药品监督等部门齐抓共管。该《办法》还提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部门应当建立相应信息平台,对餐厨废弃物来源、数量、收集、运输、处置、资源化利用、无害化处理等情况进行有效监控。

  但多年过去,为何职能部门对地沟油管理还是没有一本明账?为何还有众多流离在监管之外的“地沟油”?

  对此,昆明市城管局一位工作人员坦言,目前昆明市餐厨废弃物处理正处于过渡阶段,日常按照市场化方式运作,由专业收运处置企业进行集中收运和无害化处理。在《办法》实施前,只有昆明市环保局对5家餐厨废弃物处理企业的市场运营行为进行了批准,但在监管上的确存在不完善的地方。

  昆明市环保局称,他们批准的这5家企业,只是认可他们具备收运处理能力,环保部门负责监管废水、废物、废渣处理等。

  “每天‘地沟油’的回收、处理量,眼下确实还没有精准的数据统计。”昆明市环境卫生监测中心工作人员邓旭翔说,由于点多面广,餐厨垃圾收运过程相关部门执法难度大,各部门未形成合力,也没有专业的餐厨废弃物管理执法队伍,餐厨垃圾收运对象不能100%覆盖,收运量和处理量的吻合率难以掌握。

  “地沟油”不能再继续“玩失踪”了

  眼下昆明“地沟油”回收处理的乱象,让胡国峰心里也有了担忧,“项目建好了,自己和那几家企业一样‘吃不饱’怎么办?”

  业内人士表示,在很多城市,对“地沟油”实施有效监管都是难题,大量“地沟油”被黑作坊收购,加工后流向游离于监管之外,暴露出餐厨废弃物从回收到市场流通,有太多的监督漏洞需要修补,在利益诱惑面前,仅靠行业自律远远不够。

  “这需要政府可靠的管理,确保回收的‘地沟油’流入到正规渠道,规范、透明地处理和流回市场。”云南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樊坚认为,一方面要规范地沟油收运等关键环节,严格监督管理;另一方面政府部门同时加大对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企业的政策和资金支持,畅通“地沟油”正规出口。

  云南大学社会学教授金子强说,治理前端,堵住源头,严惩违规者,才能让“地沟油”的利用有的放矢。他建议应尽快出台监管的法律法规,明确严厉的处罚措施,提高违法成本,提升执法效力,摆脱以往“见子打子”监管手段。

  有业内人士建议,破解“地沟油”问题,还应在收运处置资质上严格控制,针对“地沟油”收运、处理,相关单位还需要加大协作力度,同时有必要建立社会监督体系,相关信息向社会公开,进行信息共享。

  李华也说,不能再让“地沟油”在监管缺失下继续“玩失踪”了。(采写记者:邹明仲、王阳、侯文坤、浦超)

  近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规定可对网络食品抽检采取“神秘买家”制度。国家食药监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抽样人员以顾客身份还原模拟消费者现场购买的场景,可以更加真实地还原消费者所购买食品安全的状况,从而更好地保证消费者权益。

  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网络零售交易额已经达到3.88万亿元。这其中,网购食品早已成为寻常百姓的“举手之劳”。与此同时,网购食品的安全问题也渐入公众视野。那些表面上看着光鲜、手续正规的网店,真的能给老百姓提供安全卫生的食品吗?

  与以往的线下抽检或者事后检查相比,“神秘买家”抽检制度大大挤压了商家造假应付的空间,避免专为抽检做局摆样子,无疑更接近真实的消费现场,可以体察到消费者的苦衷与不满。这样的“原景再现”,或将有效提高监管抽查的震慑作用,并倒逼企业注重食品安全,让消费者多一点安心。

  不过,鉴于食品生产流通的普遍性,“神秘买家”的制度安排也需要有更细致的考虑:一方面,“神秘买家”仍具有随机性、偶发性,抽样人员不可能穷尽一切食品领域;另一方面,一次抽检之后,是否“回头看”,也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不确定,也会导致商家心存侥幸。

  因此,“神秘买家”制度还需要辅以相关配套监管措施。抽检之外,还要制定严厉的追责制度,一经查实,则施以重罚,不能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此番新办法就明确了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或企业自建平台的自律责任,在食品安全的问题上,平台同样负有连带责任,不能置身事外。此外,有关部门不妨扩大“抽检人员”的范围,或者直接吸纳部分消费者参与“神秘买家”。这样既可以减轻监管部门的压力,也能释放消费者打假保安全的热情,从而体现消费的真实性和公正性。

  事实上,每一个消费者都是“神秘买家”,他们在消费中买到假冒伪劣产品的遭遇都应该受到重视。遗憾的是,在以往的实践中,很多消费者往往陷于投诉无门的境地,高企的维权成本、傲慢的食品经营者以及动作迟缓的监管方等,均极大打击了人们维权的热情。如果能够积极引导消费者参与“神秘买家”之中,这相当于增加了巨大的监管终端。

  “神秘买家”制度还应该增强透明度,监管部门不仅要模拟消费,更要及时、如实公开相关抽检信息。哪些食品生产经营者或第三方平台的食品卫生状况不理想,若普通民众都能做到心知肚明,则必然会改善食品安全状况。这也会提升政府部门对食品监管的公信力。 (胡印斌)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379788

  新华社北京7月14日电(记者 徐庆松)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法制司副司长陈谞说,食药监总局在《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中将对网络食品抽检采取“神秘买家”的制度,更好地保护消费者的权益。

  网络食品监管面临着经营主体多、地域范围广、技术水平高、法律复杂、监管能力不足、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程序不明确等问题。

  对此,陈谞表示,为了应对在线购物的虚拟性,“神秘买家”是一项很有用的监管措施,抽样人员以顾客身份买样,记录抽样样品的名称、类别以及数量,购买的样品人员以及付款的账户、注册账号,收货地址、联系方式,并留存相关票据。

  据了解,办法中的抽检制度设计有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就是购买样品到达买样人后,要进行查验、封样,在这个时间节点前需要保证一定程度的“神秘性”,商家在送货的时候不知道是送给监管部门,对买家和相关人员神秘购买起到了保证真实性、公正性作用。

  陈谞是在14日举行的《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新闻发布会上作出上述表示的。该办法于2016年10月1日起施行。

    《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主要解决“谁来管”和“管到哪”的问题。随着网络食品生产销售新服务业态的进一步发展,相关的问题、矛盾和困难也会愈加凸显,该《办法》将根据情况适时补充和完善,最终由行政规章升格为国家专项法规。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昨天发布《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简称《办法》),今年10月1日起施行。《办法》对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和入网食品生产经营者规定了向当地主管部门进行备案、对入网食品信息进行登记、保存食品交易信息等义务,首次明确各级食药监部门是网络食品安全的监管方,也是查处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的第一执法主体。

    网络食品生产销售的便捷性、入行的低门槛和上线的低成本,使其成为“互联网+”实践的领跑者之一。为确保这一“互联网+食品”新生事物比较自由地发育生长,尽快形成一种新的服务业态,鼓励其在自由生长阶段尽快形成规范的服务模式,监管部门对其采取了十分宽容的态度。这样做并不意味着政府未履行监管职责,相反,这是遵循新生事物成长规律的明智之举,相当程度上反映了政府的开明与务实。此外,既然是新生事物,其利与弊在初始阶段往往很难分辨,此时若按线下食品生产销售的传统办法进行监管,那么肯定一管即死。

    话分两头说。由于网络食品生产销售在初始阶段充分自由生长,在目前社会诚信、商业诚信相对欠缺的条件下,网络食品生产销售模式的弊端也容易放大和蔓延。经过几年的自由生长,已被放大且快速蔓延的弊端集中体现了以下两方面。其一,自由生长已嬗变为“野蛮生长”,导致食品安全、食材卫生、生产加工销售卫生、生产者健康风险皆成倍放大。提供上线服务的平台公司盲目扩张,成为网罗劣质食品生产销售者的“大本营”,致使食品安全隐患和风险完全失控的临界点。

    其二,低门槛甚至零门槛的特点,使得网络食品生产销售中,无证、无照经营者不在少数。如此一来,在安全风险陡然放大的同时,又导致国家税收大量流失,造成线上与线下同业竞争的极大不公平。由于税收大量流失,又导致网络食品生产销售活动无法纳入国家统计口径。现在,从政府、生产售卖者到享受线上外卖的消费者,都知晓这一新行当每年形成的市场规模好生了得,且年均增幅多年维持在两位数以上,但囿于一无证照、二无税收、三无国家统计、四无行政监管规章,致使“看得见的手”无从对其进行调节、引导和规范。若再不对网络食品生产销售进行适度监管,而任由其乱象环生,即使没有安全风险之隐忧,这一新的服务业态也势必行之不远。

    客观地说,食药监总局发布的《办法》,虽然开列了诸多违法行为的处罚种类和罚款数量,但处罚是粗线条的,罚款是相对偏轻的。这恰恰说明,政府颁行《办法》的基本出发点,是兼顾监管的必要性和适度性,在依法加强监管、确保食品安全与保障经营者权益、促进行业发展之间,寻找到一个科学的平衡点。对网络食品生产售卖暴露的一些苗头性问题,由于目前尚难以判断其会否嬗变成突出问题,《办法》采取了先放一放、看一看的开明态度,以避免因监管过于细密严苛,而束缚这一新生服务业态的正常发展。

    比如,对目前已成一定规模和气候的微信朋友圈食品售卖活动、通过个人微信公号和移动APP进行的食品售卖活动,以及以“回家吃饭、预订现做、原创美味、独家秘方、私人定制”等名号涌现的“家庭厨房”和“私家食肆”,由于短期内难以制定有针对性且行之有效的管理措施,《办法》并未严格按监管第三方平台上进行的食品生产销售的标准严加约束,而只是提出了笼统、宽泛的要求,为这些更时髦的网络食品生产销售预留了发展空间。

    总体上看,《办法》主要致力于解决“谁来管”和“管到哪”的问题。随着网络食品生产销售新服务业态的进一步发展,相关的问题、矛盾和困难也会愈加凸显,《办法》将根据情况适时补充和完善,最终由行政规章升格为国家专项法规。

    评论员 潘洪其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