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管干部通报首现“在国企改制中违规决策”

   |    2016年7月27日  |   每日头条  |    评论已关闭  |    51

中管干部通报首现“在国企改制中违规决策”

中管干部通报首现“在国企改制中违规决策”

  昨天(26日)上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安徽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杨振超,四川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李成云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同时,二人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安徽“第三虎”和四川“第六虎”

  公开资料显示,杨振超,现年56岁,2013年1月调任安徽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此前,他长期在铜陵有色金属(集团)公司任副经理、经理等职务,2003年2月任安徽省经济贸易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次年担任安徽省国资委主任,2007年7月至2013年2月任淮南市委书记,此后担任安徽省副省长职务。

  杨振超是十八大以来,安徽落马的“第三虎”。此前,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先后接受组织调查。

  李成云,现年61岁,起步于四川广安县法院陪审员职务,此后长期在四川省机械工业厅任职,2001年至2006年担任德阳市委书记,之后任四川省国资委主任,2008年1月至2011年9月担任四川省副省长职务。

  李成云系四川“第六虎”,此前,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四川省文联原主席郭永祥,四川省政协原主席李崇禧,四川省原省委副书记、省长魏宏均被中纪委通报“涉嫌严重违纪”。此外,四川省军区原政委叶万勇因涉嫌严重违纪,2014年5月军委纪委对其立案调查,2014年8月移送军事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二人均曾担任省级国资委主任

  据中纪委官网消息,今年4月9日,李成云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5月24日,杨振超也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昨日,二人同时被宣布“双开”。

  北京青年报记者对比二人履历发现,杨振超、李成云仕途有不少相似点。如二人在任职副省长之前,都曾主政一方,杨振超曾于2007年7月至2013年2月任安徽淮南市委书记,而李成云于2001年至2006年任四川德阳市委书记。

  此外,“都曾任省国资委主任”也是上述二人的共同点,杨振超在任淮南市委书记之前,曾任职过“安徽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党委书记”,而李成云,在卸任德阳市委书记后,便转任四川省国资委主任。

  首现“在国有企业改制中违规决策”

  在26日上午有关杨振超和李成云的通报中,都有与国有企业相关的内容:杨振超“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涉嫌滥用职权犯罪”;李成云“在国有企业改制中违规决策,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国有企业改制中违规决策”的说法,系中管干部通报中第一次出现。上月2日,河南省委原常委、洛阳市委原书记陈雪枫曾被通报“在国有企业改制中不正确履行职责,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涉嫌失职渎职犯罪”。

  据对比,二人均有“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等共同情节。此外,李成云还涉及“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持有非上市公司股份”。

  副部级通报中少见“涉嫌贪污犯罪”

  在对杨振超的通报中,还涉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涉嫌贪污犯罪”。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中纪委对副部级以上高官的通报中,涉及“贪污”情节的并不多。

  今年5月25日,“涉嫌贪污犯罪”的情节也曾出现在广西体育局原党组副书记、巡视员张冬梅(正厅级)的通报中。张冬梅涉嫌贪污犯罪的原因,系“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与他人共同骗取专项资金”。而在去年2月,在中纪委对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的通报中,也出现过“贪污巨额公款”“贪污、受贿、行贿等问题涉嫌犯罪”的表述。(记者 孟亚旭)

  相关新闻

  中组部对16省份开展换届风气督查

  新华社电 为了着力营造风清气正换届环境,确保地方领导班子换届工作有序健康平稳进行,近日,中组部会同中央纪委机关派出换届风气巡回督查组,对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江苏、安徽、福建、湖南、广西、云南、西藏、新疆等12个省(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进行督查,对天津、江西、河南、湖北等4省(市)结合巡视“回头看”选人用人专项检查开展换届风气督查。

  中组部有关负责同志在动员部署时强调,开展巡回督查工作是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的具体体现,是督促各级党委落实主体责任、推动换届工作有序健康平稳进行的有效途径;要坚持问题导向,突出从严从实,有的放矢地开展督查,切实发现和解决存在的突出问题,以坚决态度和有力措施维护换届工作的严肃性,使这次换届成为营造良好政治生态、从政环境的一次生动实践。中组部和省、市、县三级组织部门将通过“12380”电话、网络、短信和信访“四位一体”的举报平台,受理违反换届纪律问题的举报。

中管干部通报首现“在国企改制中违规决策”

  中央第三巡视组于本月3日结束了在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的专项巡视。至此,今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工作全部结束,进入反馈意见阶段。统计显示,本轮巡视“边巡视边落马”的央企高管至少20名,刷新十八大以来前五轮巡视的纪录。专家称,大批央企高管在巡视期间落马说明央企确为腐败问题易发地。

  特点1

  石油电力行业腐败案较多

  今年2月起,2015年中央巡视组第一轮专项巡视进驻了26家央企,本轮巡视全为专项巡视,26个巡视对象均为央企,巡视时间约两个月。中央巡视组主要受理反映被巡视单位领导班子成员、下一级领导班子成员和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重点是关于党风廉政建设、作风建设、执行政治纪律和选拔任用干部方面的举报和反映。

  本轮巡视启动时便有舆论预测,将会有更多的企业高管不堪一“巡”。而随后众多国企高管“边巡视边落马”的现实恰恰印证了上述“预测”。据不完全统计,仅在本轮巡视期间两个月的时间内,26家央企中已有至少20名高管被查。

  其中,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4人,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1人,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5人,国家电网公司1人,宝钢集团有限公司1人,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2人,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1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4人,中国电信集团公司1人。

  除了上述宣布被查处的央企高管外,在此轮巡视期间,包括东方电气、中国电子、国家电网、中海油等在内,诸多被巡视单位查处并通报了一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案件,数十人被处分。

  特点2

  退休高管无法“安全着陆”

  随着铁腕反腐的持续推进,退休不再是贪官“护身符”这一特征更为显著。

  今年4月17日,中纪委网站转发国资委纪委消息称,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冷荣泉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冷荣泉已于2010年4月退休。

  与之相似,在此轮巡视的央企中,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吴振芳紧随其后被调查,落马时距离退休已两年。

  值得注意的是,冷荣泉和吴振芳在退居二线之后均有兼职。吴振芳2013年8月开始担任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独立非执行董事,2014年4月开始担任中国交建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吴振芳被调查之后,中国铝业和中国交建分别发布公告称,吴已因个人原因辞去独立非执行董事职务。冷荣泉退休后被聘为一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趋势

  巡视期间“即时通报”提速

  在今年首轮巡视中,“即时通报”的做法被频繁使用,而首次运用这种通报方式要追溯到去年的第二轮巡视。

  2014年7月末,13个中央巡视组分别进驻广西、上海、青海、西藏、浙江、河北、陕西、黑龙江、四川、江苏等10个省区市,开展为期两个月的常规巡视,同时对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科学院、一汽集团开展专项巡视,时间为一个月。

  在当时的巡视过程中,中央巡视组一改此前惯例,首次“即时通报”落马官员。2014年8月2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吉林省检察机关对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兼销售公司总经理李武、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奥迪销售事业部副总经理周纯涉嫌严重违法问题进行立案调查。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名一汽集团高管的问题线索即是在正在进行中的专项巡视中发现的。这也是中央巡视组首次在专项巡视期间通报案件查处情况。

  通报“提速”被外界看作反腐败走向纵深的一大信号。与之相对应的是,巡视工作开始后,高官落马频率也大为提高。这在2014年第三轮巡视中,进一步得到印证,从巡视组入驻到通报官员落马的时间进一步缩短。

  2014年第三轮巡视中,11月24日,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中石化,10天后,中石化石油工程技术服务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薛万东被免职、调查,薛万东成为2014年第三轮中央巡视正式启动后首个被调查的局级官员。

  解读

  央企确实为腐败易发地

  中国社科院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明确指出,多位央企高管落马在巡视过程中落马,首先印证了公众的一个直观“感受”—央企是腐败易发地。

  高波指出,我国央企高管具有领导干部和企业管理者双重身份,因此央企高管落马和一般官员被查的性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样的,都反映出决策权集中度比较高、自由裁量权比较大的问题。

  他说,本轮巡视中,央企“利益输送”的现象广泛且严重。甚至原来的钱权交易小贪小腐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很多人的胃口。很多案件涉及资本运作、杠杆收购等,谋取国家资财,案值远超一般权钱交易。“资本意志”主导的利益输送“胃口更大”,牟取增值暴利,利益链精密复杂,隐匿性更强。

  专项巡视效率高精度高

  在高波看来,央企高管接连落马也直接反映了反腐败的效率进一步提高。他认为,2015年是专项巡视提速年,从巡视手段上看,“一托二”的办法精准高效,把行业、体量和类型相似的企业放在同一个巡视组,同时开展巡视工作,便于巡视组依照企业的主体业务、历史文化特点,查找共性问题,提高巡视效率。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也表示,今年中央首轮巡视,在巡视过程中就同步反馈结果,公布央企高管落马消息,可见现在“打虎”的效率在提高。

  同时,在加快实现巡视全覆盖的基础之上,专项巡视质量提升。这一次巡视组在人员配备上更加注重专业化,审计、财务、法务人员的加入,对于企业更有针对性。同时,巡视组的组长依然是巡视经验丰富的领导,保持了巡视的一贯性,保持了巡视基本队伍的稳定。同时,巡视结果的稳定性也印证了巡视是作为一项长效制度而存在,并非仅为一种阶段性的工具。

  充分证明巡视制度有效

  高波认为,从各个地方的巡视情况来看,反腐形势仍然严峻、复杂、胶着,清除腐败存量的任务非常艰巨。他说,从三个维度中可以看出:一是量,巡视过程中即有重大发现,20名央企高管落马;二是质,问题官员的级别高,而且问题的性质很严重;第三个是势,系统性的腐败频频出现,窝案串案、法律上讲的腐败犯罪“既遂”(已经实施完成)问题较多。

  高波强调,对地方和党政机关的巡视,很大程度上是保障政治安全,而国有企业关系到我国经济安全。有数据显示,2014年,国企利润仅比上年增长3.4%,而负债超过66万亿元。为了维护经济安全,必须把国企反腐放到突出位置。因此,2015年第一轮巡视聚焦在央企反腐。这是在常规巡视加速实现对地区全覆盖的基础上,力求快速实现部门和企事业单位全覆盖的强信号。

  他说,巡视在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这也充分证明了巡视这项制度的有效性。所以我们在不能盲目乐观的同时,也不必盲目悲观。目前的巡视工作总体思路是常规巡视和专项巡视相互补充,中央巡视和地方巡视相互促进,当前的反腐败将逐步有效铲除腐败发生的土壤。

  京华时报制图 何将

  京华时报记者 孙乾(京华时报)

    新华网台北2月27日电(记者曹典 李寒芳)2015年“欢乐春节北京文化庙会台北之旅”27日晚在花博公园拉开帷幕,相声、快板、坠子书、京韵大鼓等节目轮番上演,“五路财神”抛洒“金币”与台下观众互动,引得前来逛庙会的台北市民嗨翻天。

    据活动主办方北京市文资办介绍,本次庙会设有近80个摊位,包括剪纸、风筝、糖人等民间艺术,油面茶、煎饼果子、烤鸭等京味儿美食,以及同仁堂、内联升、护国寺小吃等老北京品牌都“空降”台北,300多位民间技师与20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来到现场,力图为台北市民展现北京庙会盛况。

    台北市民林先生告诉记者,他已是第二次带全家人来逛北京庙会,去年他们抢到了财神抛洒的“金币”,一家人都玩得特别开心。

    北京市文资办党委书记张慧光表示,庙会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遗产,两岸文化同根同源,希望这次活动能给台北市民提供欢度佳节的好去处,也希望借此为两岸文化交流打造新平台。

    “很多台北人的祖籍在中原地区,我们带来地道的坠子书、京韵大鼓,也是希望这些‘乡音’能唤起他们的乡情。”张慧光说。

    记者在现场看到,很多小朋友围在捏面人的摊位前,跃跃欲试地向来自北京的民间艺人讨教面人的制作方法;羊肉串、煎饼果子、烤鸭等美食摊位也被围得水泄不通。台北市民们扶老携幼,边吃边逛边拍照,会场洋溢着欢乐的年节气氛。

    除了室内的表演和摊位,在花博公园室外,可以看到天坛样式的花灯。虽然傍晚时飘起小雨,但花灯区依然摩肩接踵,上前合影都要排队很久。

    “不用搭飞机、花大价钱,就能看到庙会、花灯,吃地道北京小吃,体验不同地方的年节文化。”台北市会展产业发展基金会董事长林秀德说,希望北京庙会能在台北一年一年办下去,让台北市民只要过年就想到逛庙会、看花灯。

    此外,作为本次庙会活动的一部分,中国歌剧舞剧院的舞剧《孔子》将于2月28日和3月1日在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演出。

    据介绍,本次庙会将持续至3月8日。去年的“北京文化庙会台北之旅”吸引了约40万人次参观。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