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未曾走远——记抗洪中失踪的90后战士刘景泰

   |    2016年7月26日  |   每日头条  |    评论已关闭  |    72

  新华社福州7月26日电  题:英雄未曾走远——记抗洪中失踪的90后战士刘景泰

  韩志言、黄建东、易顺杰

  他是爸妈眼里还没有长大的“小栓”,是战友眼里勇争第一的“阿泰”,是群众眼里抗洪救灾的“勇士”,是家乡父老眼里舍己为人的“英雄”……90后战士刘景泰在福建闽清执行抗洪救灾任务中,突遭山洪泥石流失联至今。

  一个22岁的生命,过早地“消失”在梅溪之中。在他身后,是双亲的泪水、亲友的思念、战友的牵挂……

  “战士们太辛苦了,要不就不找了吧”

  “小栓(刘景泰乳名)走了,为了救群众和战友。”这些天,母亲陈淑丽一直喃喃自语。

  7月14日,看着在烈日下不停搜寻的战士,看着这群年龄与儿子相仿的孩子,陈淑丽很心疼。她主动跟部队领导说:“战士们太辛苦了,要不就不找了吧。”

  在刘景泰父母的内心,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绝不放弃。”负责搜救的某团政委姚兰祥说。

  “陈阿姨是心疼我们,但不找怎么能行?兄弟还在外面,他还没有归队。”曾和刘景泰一起带新兵的“钢四连”二班班长刘亚超说。

  今年62岁的父亲刘文明,默默地看着卷走儿子的江水,再也没能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悲伤。他给儿子写了一段话:“小栓,你在哪里啊,爸爸妈妈想你。你在哪里啊?你快回来。爸爸妈妈在部队等你,快回来啊,爸爸妈妈一直等你回来。”

  这些话,写在纸上,也早已刻在一位爸爸的内心。在家人面前,坚强的父亲强忍悲痛,但在这张纸上,却满是滴下的泪水和对儿子的爱。

  15日下午,刘景泰家人前往他遇险的潭口村梅溪河边,祭奠祈祷。刘景泰妈妈含着泪说:“小栓,你要是还活着,就托个梦跟娘说一声吧!”

  再看一眼梅溪,再看一眼闽江,再看一眼“小栓”可能在的地方,父母忍痛离开了。

  离开前,刘景泰的父母给部队写了一封信:“……把儿子交给部队,我们不后悔……”

  “班长快点回来,我要跟你干一辈子”

  战友廉培瑞说:“阿泰身上总有一股子‘见红旗就扛、见第一就争’的拼劲。”

  刚入伍时,刘景泰5公里越野成绩不合格,但他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经过苦练,成绩达到了优秀:17分22秒。

  入伍5年来,刘景泰干过4个专业、3个岗位,他始终兢兢业业。

  今年初,他主动找到连长,希望担任技术要求高、组训难度大的三炮手教练员。“抢”到任务以后,他白天组训参训,晚上加班加点钻研。在师比武中,连队三炮手包揽个人前两名、集体第一名。

  连长王浩说,接到支援闽清救灾任务后,连队本来安排刘景泰作为骨干负责留守工作。他却说:“我是老兵、是党员,这个时候怎么能在后方呢?”

  7月9日,刘景泰和战友林边建、涂仁兵一起,在抗台抗洪中抢救遇险群众,被突发山洪泥石流冲入梅溪,林边建、涂仁兵获救。

  林边建是家里的独生子。从入伍开始,刘景泰就教他整理内务。回忆起遇险那一刻,林边建说:“刘班长把一根木头推给我,叫我抱紧,不要松开。班长就算自己牺牲了,也要让我们活着。班长快点回来,我要跟你干一辈子!”

  今年1月,新兵下连后,连队组织3公里考核,涂仁兵的脚扭伤了。刘景泰背着他就往1公里外的卫生队跑。为让涂仁兵的脚能尽快恢复,每天晚上,刘景泰都会为他端来一盆热水,给他泡脚和按摩。

  “带兵,就要当成亲兄弟。”刘景泰用实际行动传承着连队的好传统。

  “我们都盼着景泰这个好孩子早点回家”

  刘景泰出生在山东烟台栖霞市,这里有著名的胶东革命烈士陵园,园内收录了2万多烈士的英名。

  2011年,刘景泰应征入伍。他兴奋地对亲友说:“终于实现了儿时的夙愿。”2013年底,他向连队党支部递交了转改士官志愿书。在同年兵里,他第一个当班长,第二个入党。

  接到部队通报后,栖霞市人武部、民政局等派人和刘景泰家人一起赶赴搜救现场。

  “我们大家都盼着景泰这个好孩子能够早点回家啊!”栖霞开发区东北桥村党支部书记刘永乐哽咽着说。

  刘景泰家里主要靠母亲做绿化、打零工为生。为减轻家中负担,从转士官开始,他坚持给家里汇钱。

  刘景泰的叔叔刘文良说:“我们兄弟三人,景泰是下一辈中唯一的男孩,我们都视同己出。当兵5年,景泰只回来过两次,一次是休探亲假,但假期还未休完,因部队有任务,提前归队。另一次是今年五一,仅仅回来五六天,又匆匆离家……”

  “平安千秋福,家和万事兴”,刘景泰家大门的这副对联,是千千万万个家庭最朴素的心愿。为了灾区群众,刘景泰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新华社福州7月25日电题:壮美的逆行——记抗洪中失踪的90后战士刘景泰

    李清华、丁广阳、黄建东

    “妈,以后我们就是您的儿子!”

    7月25日下午,东部战区陆军第31集团军某团炮兵连7名官兵敬茶认亲,向失联抗洪勇士刘景泰的母亲陈淑丽鞠躬行礼。

    让陈淑丽欣慰的是,虽然找不到自己儿子,但却多了7个“儿子”。

    16天前,下士班长刘景泰在抗洪抢险中为营救群众,和两名战友一道被泥石流冲进闽江支流梅溪。滚滚洪流中,22岁的刘景泰把生还的希望留给了战友,而自己却被洪水吞没。

    “连长,让我上吧”

    台风“尼伯特”横扫福建,闽清县突降暴雨,受灾最为严重的坂东镇公路塌方、山体滑坡,多条进出交通要道被泥石流冲毁,通讯信号一度中断,瞬间成为一座“孤岛”。

    灾情就是命令!东部战区陆军紧急出动1000余名官兵奔赴一线,与洪魔展开较量。

    7月9日中午时分,预置在闽清县第一中学的第31集团军某团300多名官兵接到命令,携带救援装具紧急出动。

    “一组向坂东镇挺进,二组向三溪乡机动……”受领任务后,官兵们分成三路快速向灾区挺进。

    炮兵营副营长苏杭率领一支由50名官兵组成的先遣突击分队,在当地人武部同志带领下,向坂东镇机动。作为挺进灾区的“尖刀”,他们冲锋在前、科学施救,电话不通就用北斗系统,道路毁坏就靠双脚行走……行至云龙乡潭口村时,前方道路越发泥泞难行,山体不断向外渗水,不少树木横七竖八倒在路边。

    救援刻不容缓!炮兵连连长王浩奉命带人前出侦察。这时,道路一侧山体上已有小股洪水流下,一些乱石不时向下滚落,情况十分危急!

    “连长,让我上吧!”刘景泰主动请缨。

    前出30多米时,他们发现一名骑摩托车的群众连人带车陷在泥沙中动弹不得。一面是松软的山体,一面是10多米深的梅溪,眼看山洪随时可能倾泻而下,刘景泰和战友决定立即救援。

    “跟我一起推!”摩托车动了动,却怎么也推不出来。

    “我们一起抬!”泥浆太厚了,根本抬不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拖得越久,形势越不利。

    刘景泰当即返回队伍找来列兵林边建、涂仁兵协同救助,3人手拉着手踩着泥沙往前走。

    面对随时可能爆发的泥石流,一心想着群众安危的刘景泰和战友,选择了壮美的逆行。

    在距摩托车三四米时,山体突然坍塌,泥水、石头混杂着树枝倾泻而下,3名战士猝不及防,瞬间被泥石流吞噬,卷入梅溪滔滔洪水之中……

    “坚持住,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

    生死抉择,就在一瞬间。

    由于路面和水面落差大,山洪冲击力大,林边建被冲进水底后,拼命往上游,费了很大劲才浮出水面。此时3人相距不远,水性较好的刘景泰看到林边建浮上来,顺势推过来一根漂浮的木头,大声喊道:“抓紧了,千万不要松开!”

    “我拼命地想往岸边游,但洪水非常湍急,根本游不过去。”涂仁兵回忆。

    涂仁兵看见班长和林边建就在不远处,班长推了一根木头给林边建,又推了一根树干给自己,并大声说:“抱紧,坚持住,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

    3人落水的消息传来,部队迅速展开搜救。

    约50分钟后,在离落水点10公里的梅溪与闽江交汇处,列兵林边建、涂仁兵被官兵和群众救起,第一时间送往福州总医院救治。但,刘景泰一直下落不明。

    “我们两个都挺过来了,班长一定还在!”躺在福州总医院病床上的林边建对出发前的情景记忆犹新:台风来袭,连队接到上级赴闽清救灾的命令后本打算让刘景泰留守,他却找到指导员说:“我是共产党员,这个时候怎么能让我躲在后面呢!”

    “搜救英雄义不容辞”

    “想尽一切办法营救刘景泰!”刘景泰遇险的消息传出后,东部战区陆军派出官兵和舟艇,编成水上搜救队,展开江岸海空立体拉网式搜救。

    地方政府、各界群众自发展开行动,海警、海事、渔政、水政等部门参与其中,沿江各区县政府发出通告,动员群众帮助搜救抗洪英雄,沿江展开立体式、全方位搜救。

    为扩大知情范围,通信公司向沿江地区手机用户定向推送上百万条请求协助搜寻的短信,福州警备区通过“榕兵一号”信息系统向沿江地域民兵发送协助搜寻落水战士的通知,派出110名民兵蹲守巡查,出动两架无人机协助搜寻。

    “英雄为了救老百姓落水,搜救英雄义不容辞。”福建省双拥办领导告诉记者,梅溪和闽江沿岸的15个乡镇,上千名群众自发投入到搜救行动中,100多条船只无偿配合搜救……

    “战士们太辛苦了,要不就不找了吧……”失联第七天,刘景泰的家人按照当地习俗来到江边祭奠,看到与刘景泰同龄的战士们顶着烈日搜救时,刘景泰的母亲陈淑丽忍着内心的悲痛说。

    救灾还在继续。

    “刘景泰作出了榜样,给了我们前行的力量,我们会义无反顾继续向前冲!”抗洪勇士遇险的消息传出后,一线抗洪部队纷纷成立“党员突击队”“抗洪先锋队”,官兵们争先恐后当先锋打头阵。

    天灾无情,人间有爱!抗洪勇士刘景泰至今失联。

    “英雄,你在哪里?”“英雄,你快回来!”灾区军民在深情呼唤,人们将永远铭记这位抗洪勇士。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