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县被非法集资“洗劫” 村民被骗交不起医保

   |    2016年7月26日  |   每日头条  |    评论已关闭  |    33

  “当前非法集资活动已从传统金融行业蔓延至旅游、教育、农业,就连养老、慈善等领域都成为犯罪分子的作案重点,有的在全国范围内开设了分支机构,导致涉案率高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经济师徐鹏程说。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走访多地了解到,目前金融领域仍是非法集资的高发区。譬如,P2P网络借贷野蛮生长,违法违规经营问题突出;虚拟理财产品迭出,“互助”“慈善”成敛财噱头;一些地区批准设立的各类交易场所,由于缺乏规范的管理,有的涉嫌非法集资。

  此外,非法集资还逐渐延伸至教育、旅游、养老等领域,甚至将触角伸向农村。记者了解到,河南一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的16个乡里,有14个乡都被非法集资“洗劫”,其中一个村被骗800多万元,很多村民连医保都交不起了。

  虚拟理财骗局:

  非法集资与传销交织

  机构统计显示,目前国内理财市场规模高达80万亿元,并且该数字还在快速增长,这块蛋糕已经成为很多不法分子觊觎的目标。

  近期,江西宜春市侦破了一起以虚拟理财为幌子进行非法集资的案件,嫌疑人利用“k币交易系统”和“开心复利网”,承诺购买者在购买一份至少1600元的电子币后,每天可得到20个电子币的收益,若要变现,就必须拉新人加入。“不到三个月,就有来自八个省份的一万多人成为会员,涉案金额达6000万元。”宜春市经侦支队负责人说。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此类虚拟理财以“互助”“慈善”“复利”等为噱头,无实体项目支撑,无明确投资标的,靠不断发展新的投资者实现虚高利润。以高收益、低门槛、快回报为诱饵,利诱性极强。如“MMM金融互助社区”宣称月收益30%、年收益23倍的高额收益,投资60元至6万元,满15天即可提现;“摩提弗”承诺静态日收益2%,10天即可返回本息。

  “2015年以来,以‘MMM金融互助社区’为代表的互助理财,通过高额收益吸引大量投资者参与,与之类似的百川理财币、克拉币、‘摩提弗’等虚拟理财相继出现,运作方式极为类似。”江西省银监局非银处处长邹节庆说。

  邹节庆告诉记者,这些虚拟理财组织不具备实体机构,宣传推广、资金运转等活动完全依托网络进行,主要组织者、网站注册地、服务器所在地、涉案资金等“多头在外”。通过设置“推荐奖”“管理奖”等奖金制度,鼓励投资人发展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层级关系,具有非法集资、传销相互交织的特征。

  据了解,目前线上线下金融领域仍是非法集资高发区。上半年,全国多地警方破获了多起涉案金额达数十亿元的非法集资案件。其中,民间投融资中介机构、P2P网络借贷、农民合作社、房地产、私募基金等仍是非法集资高发区,其混乱的市场秩序令人担忧,动辄数十亿元的非法集资更极大伤害了公众的投资热情。

  邹节庆称,近年来,投资咨询、非融资性担保、第三方理财、财富管理等民间投融资中介机构大量快速增加,普遍存在超范围经营、违规发售理财产品等情况。

  据介绍,民间投融资中介机构犯罪手法主要有:一是以投资理财为名义,承诺无风险、高收益,公开向社会发售理财产品吸收公众资金,甚至虚构投资项目或借款人,直接进行集资诈骗。二是为资金的供需双方提供居间介绍或担保等服务,利用“多对一”或资金池的模式为涉嫌非法集资的第三方归集资金。三是实体企业出资设立投融资类机构为自身融资,有的企业甚至自设或通过关联公司开办担保公司,为自身提供担保。

  还有一些地区陆续批准设立了各类从事权益类交易、大宗商品交易以及其他标准化合约交易的交易场所,由于缺乏规范的管理,违规违法问题突出,有的涉嫌非法集资。

  非法集资下乡:

  村民被骗连医保都交不起

  非法集资触角伸向农村,一些村民因此致贫返贫。与大城市相比,许多农村非法集资的隐蔽性更强,吸储手段五花八门,许多村民不明所以,被诱骗上当。

  地处伏牛山深山区的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和嵩县都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据嵩县金融办介绍,近两年来,该县已发现八起非法集资案,其中最大的一起涉及全县10个乡镇3000多户群众,涉案金额近亿元。在洛宁县,仅2015年,该县就排查出四起非法集资案件,其中仅惠丰投资担保公司一起就涉及2.3亿元、2600多户群众。

  与大城市相比,许多农村非法集资的隐蔽性更强。《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山区农村非法集资的利息普遍不高,在1分至1分3左右,非法集资更多通过在农村广布业务员,以高额提成诱使业务员发展熟人储户,在嵩县最大的一起非法集资案中,业务员多达50余人,平均每个乡镇5人。

  “整个嵩县,16个乡,有14个乡都受害了。”这是今年桥头村村支书张红伟从河南嵩县公安局得到的统计数据。桥头村被骗800多万元,相当于这个村将近800人一年都白打工了,很多人连医保都交不起了。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向农村蔓延,涉嫌非法集资的骗局还在由传统金融业蔓延至旅游、教育等领域。

  “现在非法集资牵涉面越来越广,已经从农业、林业等传统领域,蔓延到投资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兴领域。”江西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办案人员表示,参与非法集资的受害人也由社会弱势群体向社会各个阶层扩展。

  今年6月初,一所名为“聚智堂”的全国性教育咨询机构的多个校区停业关门,家长所交学费去向成谜。《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家长组建的一个500人的维权微信群中了解到,有家长“损失”超过八十万元,少的也有两三万元。

  据一位蔡姓家长说,聚智堂最主要的收费模式来自于“感恩套餐”,家长可以先把钱存在聚智堂,从万元起步,到几十万元不等,交费多的话可以直接免费上课。这一模式被曝光,使得聚智堂被指涉嫌非法集资。

  防范难度加剧:

  手法翻新过程隐蔽

  随着手段不断升级,非法集资活动在前期往往较为隐蔽,一些公司打着合法经营的旗号开展业务,等到问题暴露时往往已经造成了巨大损失而无法弥补,执法机关想提前介入又缺乏足够证据。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非法集资活动前期合法经营,后期卷款跑路,预警防范难度大。天津市旅游执法大队市场检查科科长庞云凯说,金龙国旅、易游天下、旅游百事通等旅行社近期也发生类似卷款跑路的情况。“比如易游天下这个公司,前一天还是正常经营,一夜之间就人去楼空,涉嫌集资诈骗。该案过程非常隐蔽,直到事发才知道,监管起来难度很大。”他说。

  面对不断翻新的行骗手法,投资人更易深陷非法集资圈套。徐鹏程称,过去非法集资多采取承诺高息回报的方式直接吸收存款,现在多数打着金融创新、产业创新的旗号,设计出更为复杂的产品,同时与时政和经济热点相结合,假借绿色消费、资本运作、P2P网络借贷、西部大开发和海外上市等名义聚拢资金。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研究发现,现行的非法集资模式已由早期的“拆东墙补西墙”式转变为依托实业项目的融资模式。如“中金嘉钰”案中,尚某某依托中金嘉钰公司,以投资锰矿和房地产等多个项目为名,向社会公众融资,涉案公司与投资人签订的合同文本、担保协议等文书格式规范,善用法言法语,逻辑严谨,尤其是使用预期年化收益率等词语,有意避免成为吸收存款的行为。

  与此同时,还存在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违规介入的现象,损害扩大化趋势明显。有部分银行现职人员正成为非法集资单位向公众融资的一线推介人员,致使银行储户将其代理的集资单位混同于银行,进而上当受骗。

  据了解,目前追赃工作成为普遍难点。非法集资犯罪涉及人员众多,涉案金额大,严重破坏了社会金融秩序。记者了解到,近几年,江西出现了由集资代理人代为集资的新形式,不法分子通过承诺支付集资代理人高额利息和额外返点,诱惑代理人不断发展下级代理,对外扩大集资规模,形成了金字塔式集资结构,涉案金额也从几百万元增至上亿元。

  “大部分非法集资案件爆发的原因是资金链断裂,集资人资金消耗殆尽或挥霍一空,直到案发时,已经基本没有可被追回的资产。”一位民警表示,从司法实践情况来看,追赃难是目前办理该类案件的普遍难点。(记者 赖星 付光宇 李鹏)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