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幸存者讲述往事:被埋8天8夜是如何获救的?

   |    2016年7月26日  |   每日头条  |    评论已关闭  |    36

唐山大地震幸存者讲述往事:被埋8天8夜是如何获救的?

  7月23日,摄影师常青展示他所拍摄的王树斌从废墟中被救出的照片。 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新华社石家庄7月25日新媒体专电(记者李俊义 任丽颖 高博)站在开滦医院大门前的一块绿地上,王树斌百感交集。

  40年前,这里曾经是医院的门诊楼,地震的那一天晚上,他在这里住院,瞬间被埋在废墟中。等到解放军救出他时,距离地震已经8天8夜。然而,王树斌的生命奇迹却并没有同样发生在他的妻子李金凤身上。

  40年来,每年7月28日前后,王树斌就开始失眠,心里发慌,睡着了就会不断做梦,梦见妻子,梦见病友,还有各种噩梦。他不想回忆,可那段往事却不由自主地在心头翻涌。很多时候,他都是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大哭一场。

  1976年7月27日晚22时,24岁的开滦煤矿工人王树斌突发急性痢疾,妻子李金凤用自行车驮着他来到开滦医院门诊部。医生告诉他说没什么大碍,打个点滴第二天一早就可以回家。然而,和其他唐山人一样,命运正在他的身上酝酿着一场风暴。

  夜里一瞬间,山摇地裂,开滦医院门诊部轰然塌为废墟。幸运的是,王树斌的木床和楼板之间形成一个小小生存空间,让他与死神擦肩而过。“我听见有人在叫喊,首先想到了妻子,我也跟着喊:‘金凤,金凤你怎么样?’”他的妻子回答他,她被砸中了,不能动弹。

  于是王树斌扒开身边的障碍,艰难地朝着妻子的方向爬去。就要爬到妻子身边的时候,一块水泥梁挡住了去路,妻子就在水泥梁的那边,可他无论如何也搬不开了。水泥梁有一个小小的空隙,两人可以伸进一根手指头,彼此只能触碰到对方的指尖。

  妻子的声音越来越弱,她告诉他,为了两岁的女儿,他一定要活下去,把她养大成人。逐渐地,对面没了声音。

  “我那时真正体会到了人的脆弱与无助,明明她就在我的旁边,我却毫无办法救她。我直到现在都不明白刚刚还是一个笑逐颜开的活生生的人,突然就再也见不到了。40年了,我就像活在一个梦中。”64岁的王树斌对着记者,像个孩子一样呜呜地哭了。

  不知过了多久,在黑暗中,王树斌听到了外边广播车的声音,广播里说,全国各地都在支援唐山,人民解放军已奔赴唐山,鼓励唐山人民坚强起来。“我想,解放军一定会来救我的,我家里还有一个孩子,我不能在这里等死。”

  于是,在用双手扒开的一道逼仄的通道中,王树斌找到了一瓶葡萄糖和一个枕头,靠着这瓶葡萄糖和枕头里的谷子粒维系生命,他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次见到曙光。

  废墟外,从8月4日早8点开始,100多名解放军战士一直挖掘了10个小时,到晚18时40分,王树斌终于重见天日。

  “我出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解放军,看到红领章和帽子上的红五星。我情不自禁地用最后一点力气大声地喊了出来:‘解放军万岁’‘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完全是发自内心的。”

  地震后,像所有幸存者一样,王树斌顽强地活着,苦痛在心底结疤生茧,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1984年他有了第二个妻子,次年第二个女儿出生。

  1993年,19岁的大女儿高中毕业后,出于对解放军的天然亲切感,报考了一所军事院校,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军人。大外孙女如今已经11岁。二女儿1985年出生,成人后在唐山本地工作,二外孙女今年5岁。

  “我和老伴儿现在生活得很幸福,不愁吃,不愁穿,两人的退休金每月就有6000多元。孩子们对我们也很好,我非常知足。”王树斌说。

  可有些东西,即使过了40年,依旧放不下。

  每年的7月28日,王树斌都要去地震纪念馆、地震纪念墙转一转。然后,他就会来到那片已经变成绿地的原址,带着前妻生前喜欢的色彩鲜艳的花,放在草地上,坐下来说一说他的心事。“那次正好有两只蝴蝶飞过来,落在了花朵上,我特别高兴,觉得是金凤听到了我的声音。然后我又哭了……”

  唐山大地震40周年纪念日临近,唐山地震遗址纪念公园内的地震罹难者纪念墙下,来自海内外的唐山人携花在此祭奠远去的亲人。周遭绿树清池,蝉鸣阵阵,水波微皱。

  7.28米的墙高,与水池19.76米的距离,在预示逝者与生者时间、空间距离的同时,也会让人不禁想起1976年7月28日这个对于唐山特殊的日子。镌刻在近500米长墙上的24万个姓名,在那一夜失去了生命。默默矗立在水中的震前老泡桐树,用特殊的年轮记录下那一幕:

  “是时地维崩裂,城邑颓毁,家园瞬时夷为墟土,繁盛转目化作云烟,二十四万乡亲殁于瓦砾,七千余家庭阖门罹难……”——墙上的《唐山大地震罹难者纪念墙记》中如是描述。

  纪念墙下,花甲之年的张玉英又一次前来祭奠弟弟。从2008年建成纪念墙后,每年纪念日前后来这里已成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那场地震中他活生生地离开了我们,是我一生中抹不去的记忆。”

  今年,她还特意把4岁的小孙女带上。张玉英认为孩子可以记事了,就应该让她知道唐山曾经承受过什么,她们是怎么过来的……

  忆及40年前的往事,当时正在读师范的张玉英虽难掩激动,却对天气异常闷热等很多细节记忆犹新。她说地震时感觉前后左右都在摇,自己也被砸在里边了,就喊救命,喊着喊着没力气了……

  数小时后,她被解放军和同学救了出来,才知道有很多同学已经离开……据统计,唐山大地震每3个幸存者中,会有一个由废墟中生还,市区有几十万人在互救中重获新生。

  张玉英说,自此活下来的同学彼此称呼“战友”、“震漏”,大家珍爱生命,珍重友情,团结协作,震后不久还有伤的她就投入到了灾后重建中。

  几十年来,这座满是废墟的城市,创造了浴火重生的奇迹。每年纪念日前后,张玉英都会和同学们聚到一起,她说这是她们第二个集体重生的日子,她们见证了唐山的涅槃发展。地震,让她们学会了坚强,也懂得了爱,“也给城市带来了一种不屈、向上的精神”。

  纪念墙上的每列都刻着很多名字,看着亲人姓名的墙下已有别人的鲜花,从北京来祭奠亲人的一位女士顺手把自己的花放在了旁边。她说,要尊重来这里祭奠的每一位家属。当日,一次次抚摸着墙上亲人名字,她放声痛哭。她哭着说地震中失去了5位亲人,摸摸他们的名字,觉得更亲近一些。

  祭奠结束后,她和同伴拿出纸擦拭了眼睛和双手,然后拿着纸走出十几米寻找垃圾箱。她说这个地方在她们心中是神圣的……

  尽管拿着打印好的具体排列号,63岁的崔恩光找了20多分钟仍未在墙上找到故去公公的名字。在记者帮助下找到后,她松了一口气。今年是全家第一次来这里悼念,倒了两趟公交车的她,想提前来帮家人找好祭奠的位置。

  尽管亲人没有在大地震中受到伤害,接近古稀之年的退休干部佟竹伶还是和老伴骑车十几公里来到这里。他说那场大地震是每个唐山人一辈子的记忆,抗震精神带给唐山经济的飞速发展,他们终将铭记于心。

  震后十年转业回唐山的佟竹伶见证了这座凤凰城的涅槃重生,飞速发展:经济发展起步晚于全国10年的情况下,发展速度依然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从2004年起,全市经济总量一直高居河北11地市之首。

  近年,这座因煤炭而建、因钢而兴,曾被誉为“中国近代工业摇篮”的工业城市,正在进行着前所未有的“低碳”转型。

  佟竹伶告诉记者,地震遗址纪念公园对面的南湖,正在举行2016唐山世界园艺博览会。这座曾经涅槃的凤凰之城,正在以花为媒与世界接轨,期待着再次腾飞。中新社记者 鲁达 陈林

噢!评论已关闭。